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悬念故事 > 正文

狗抓飞贼

2017-07-27 00:42:51 来源:闪酷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最近,鼎德城常有居民报案,不是金项链被偷,就是金戒指不见了fQnR。人们传说,小偷能飞檐走壁,12楼也能不费吹灰之力爬上去,是百年不遇的飞贼。刑侦科长毛金明几次带队出击,多次派得力干将分头蹲守,总不见飞贼踪影。毛金明心里堵得慌,常一个人穿便服去一些小区转悠,希望能发现蛛丝马迹。那天,毛金明看到一个老头,衣服脏旧,头发蓬乱,提着蛇皮袋,在小区门外东张西望,顿生怀疑,拦住老头询问。没想到老头狠狠朝地下吐了一口痰,要理不理地走远了。毛金明气得真想亮出手铐来吓吓这个怪老头。
  
  这天,值班民警接到刘大妈报案,一串价值万元的金链被偷了。毛金明大为恼火,正要带人去现场,一个老头背着蛇皮袋撞了进来,说要找毛科长。毛金明一看,正是那天在小区门外遇到的怪老头,于是不耐烦地说:“我要去现场,你有什么事,就快说。”
  
  老头瞧瞧毛金明,哦了一声,说:“你就是毛科长啊,嘿嘿。我听说有个飞贼专偷金首饰,公安局悬赏破案。毛科长,我只要包吃包住,保证给你抓住飞贼。”
  
  毛金明从刑侦队员到刑侦科长,什么人没见过?一看老头就是混吃混喝的老油条,开口讥讽说:“你一年抓不到,我不得管吃管住一年?”
  
  老头气乎乎地瞧了毛金明一会儿,从怀里掏出身份证,往桌子上一拍:“我把身份证押这里,半个月抓不到飞贼,你判我诈骗罪,关牢里!”
  
  毛金明吃了一惊:这怪老头敢打包票,真是人不可貌相。拿起身份证看了一眼老头姓名:郑开智。于是露出笑脸,说:“郑大伯,我刚才又接到报案了,你就同我一起走一趟吧。”
  
  郑大伯也笑了,几颗黑乎乎的牙齿露了出来,说:“这就对了。毛科长,请相信,我不会白吃白喝的。”
  
  毛科长带着几个刑侦队员和郑大伯上了车。队员小任捂着鼻子,往后坐去了。毛金明闻到蛇皮袋的臭气,把窗户打开了,问道:“郑大伯,装的狗吧?是不是屙屎了,臭死人。”
  
  郑大伯打开蛇皮袋,果然露出一个狗头来。他不好意思地从衣服里掏出卫生纸,伸进蛇皮袋,包着几坨狗屎,扔出了窗外。大家一阵哄笑,把窗户都打开了。
  
  很快,到了刚才报警的刘大妈家里。刘大妈介绍说,她早上去买菜回来,择洗切好,准备去打麻将,这才发现放在床头柜上的金手镯不见了。刘大妈说,晚上绝对关了窗户,是起床后打开的,金手镯绝对是去买菜时不见的。
  
  毛金明指挥小任和另一个队员用强光照射地上脚印。可是,照了半天,一个脚印也没有看见。大家一致认为行窃者是个老手,脱了鞋穿着袜子进屋的,具有极高的反侦察能力www.55555333.cc
  
  郑大伯抱着狗,东瞧瞧,西看看,像是个看热闹的。
  
  毛金明没好气地说:“郑大伯,这现场,你有何高见?”
  
  郑大伯脸一沉,不做声。走到窗户边,让抱着的狗露出头来,在窗台边上闻着。突然,狗轻轻哼了一声。郑大伯眉毛一耸,让狗缩回蛇皮袋里,自己凑到窗前,也像狗一样闻起来。良久,郑大伯一声不吭,又站在一旁,看大家摆弄灯光和相机。
  
  毛金明不知郑大伯葫芦里卖什么药,看了大家一眼,说:“既然没有痕迹,我们再去门卫调看监控录像,也许能发现可疑的人。”
  
  郑大伯抱着狗跟着下了楼,走到门卫室,一起看监控录像。
  
  毛金明让门卫的保安把监控录像倒回早晨,一起观看。每出现一个人,就问一声。可是,监控录像中出现的人都认完了,保安并没有发现陌生人。毛金明这才暗暗焦躁,他妈的,这飞贼果然老辣,连续作案,竟不露一点痕迹。正要收队回到局里,郑大伯碰碰毛金明的手,示意毛金明留下来。毛金明心中一喜,这老东西,果然有两下子!于是叫大家回局里,自己陪郑大伯留下。
  
  郑大伯把狗头露出来,提着,要毛金明同他一起去小区里走走。
  
  走了一会,毛金明问:“郑大伯,您发现什么线索了?”郑大伯举止异于常人,让毛金明感觉蹊跷,说话也客气起来。
  
  郑大伯小声说:“这个飞贼,是我徒弟,我一个人没法抓住他。你得助我一臂之力,把他抓住。”
  
  毛金明一听,大吃一惊:“什么?你徒弟是小偷?你是老偷?”
  
  郑大伯瞪了毛金明一眼,说:“龙生九子,各有不同。我一时眼拙,带了个小偷,我就成老偷了?”
  
  毛金明连忙道歉。可心中好奇,于是问道:“你徒弟还会出现在这里?”
  
  郑大伯摇摇头,说:“毛科长,我不能肯定。不过根据他作案规律来看,在大的小区,一般作案五六次。这个小区,你今天才得到报案,我估摸着,他还会偷几次。”
  
  毛金明聽得心里一跳,果然知徒莫如其师。这郑大伯说得不错,根据居民报案情况来看,这飞贼在大的小区里作案一般不少于4次。看来,这次有小偷师父郑大伯帮助,与飞贼面对面的机会到了。
  
  郑大伯走到院墙边,把蛇皮袋里的狗放了出来。毛金明一瞧,这狗似乎在换毛,一块深一块浅,浑如癞皮狗。走起路来,一跛一跛,尾巴也是半截,像兔子的尾巴原文55555333.cc。瞧着瞧着,毛金明明白了,这是只畸形的土狗,年纪不小了,已是老态龙钟。
  
  郑大伯不屑地对毛金明说:“别小瞧它,我的大宝同我相处13年了,它比你聪明着呢。”
  
  毛金明听出郑大伯讽他不如一只狗,脸腾的一下红了。如果不是想郑大伯帮他抓了那飞贼,毛金明真想骂郑大伯几句。
  
  郑大伯摸摸狗头,说:“大宝,走一趟。”大宝一跛一跛地沿着小区院墙跑起来,不时低头嗅一嗅院墙边的绿化小树林。郑大伯快速地跟着。走了一会儿,大宝忽然停下了,对绿化灌木丛轻轻吼了一声。郑大伯喜形于色,也学狗的声音叫了几声,大宝听了回到了郑大伯身边。郑大伯把大宝抱起来,放进蛇皮袋里,对毛金明说:“飞贼就在这外边。毛科长,我们就在这里好好守着。”
  
  正说着,郑大伯碰了一下毛金明的肩膀,指着高高的院墙。毛金明望去,只见一只黑猫,在院墙上敏捷地走着,腰肢一扭一扭的。然而那是一只普普通通的家猫,并无特别之处。小区里总会有人养猫,出现三五只也不奇怪。难道飞贼是翻越院墙而来?
  
  这时,黑猫轻轻地跳下院墙。不一会儿,钻出了绿化带。
  
  郑大伯异样地望着那只黑猫。毛金明瞥了一眼,又朝院墙和周边的小树丛望去,生怕漏掉了越墙而来的飞贼。
  
  郑大伯又碰了毛金明一下,朝前方一指。毛金明顺着郑大伯的手指望去,只见那只黑猫沿着落水管,敏捷地攀爬上去,到了8楼,倏地钻进了防盗网,进入了8楼的居民家里。
  
  “看到了吗?”郑大伯问。
  
  “看到了。一只黑猫。”毛金明答。
  
  “继续盯着那里,那就是飞贼。”郑大伯说。
  
  “飞贼是猫?”毛金明惊讶地问。
  
  “嗯55555333.cc。”郑大伯淡定地哼了一声。
  
  不一会儿,黑猫从防盗网出来了。阳光下,猫嘴里叼着的东西闪过一道微光。毛金明大惊失色。原来闹得全城沸沸扬扬的飞贼,竟是一只猫!一只嗜好金首饰的猫!这年月,猫不抓老鼠,竟充当偷金的贼!毛金明冷哼一声,伸手从腰间摸出了手枪,朝黑猫瞄准。
  
  郑大伯伸手拦着了毛金明,说:“不能打。”
  
  毛金明愣了一下,问:“不用枪,怎能抓住这个飞贼?”
  
  郑大伯微微一笑,说:“打电话,叫你的队员便装赶往这个小区,然后,20米一个,把小区包围起来。听你枪响为号,看见谁慌忙逃跑,就抓谁。”
  
  毛金明恍然大悟,说:“我明白了。”对郑大伯伸出大拇指,晃了晃,连忙给他的刑侦队员打电话,布置任务。
  
  郑大伯在绿化带的栏杆上坐了下来,抱着他的大宝,不时望一望小区里高耸的大楼。毛金明挨着坐下,心中有太多的疑问,想问问郑大伯。可是郑大伯眼神忧郁,表情严肃,让毛金明不敢问。现在主要是抓飞贼,郑大伯的谜,只有抓了飞贼,才可以问。不然,惹恼了郑大伯,一走了之,这个飞贼就抓不到了。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郑大伯站起来,沿着院墙走着。毛金明这时也收到了队员分别蹲守到位的短信。郑大伯走过了几幢大楼,把大宝的头露出来,轻轻拍了拍,然后,像狗一样地哼哼了几声。大宝耳朵动了动,朝四周耸了耸鼻子,然后发出了轻轻的吼声。
  
  郑大伯站住,对毛金明说:“我们就守在这里,飞贼快来了。”
  
  毛金明大感奇怪,忍不住问:“你怎么知道?”
  
  郑大伯瞪了毛金明一眼,顿了一会儿,说:“你没见我同大宝说话吗?大宝告诉我的。”
  
  毛金明大惑不解。这郑大伯,刚才像狗一样哼哼是同狗说话?他会狗言狗语?毛金明还想问,一见郑大伯虎着脸,就不出声了。
  
  这时,郑大伯轻轻碰了一下毛金明。毛金明心中一凛:果然,那只黑猫又出现了。沿着高高的围墙走了几步,跳下来,借着绿化带草木的掩护,朝另一幢高楼走去。那幢高楼,有好几户开着窗户。大白天,开窗换换空气,这是正常的事。那只猫从绿化丛中钻出来,抓着落水管和防盗网,纵跳腾跃,很快钻进了5楼的一户人家55555333.cc
  
  郑大伯忧郁的眼睛瞪着毛金明:“开枪!”
  
  毛金明不敢怠慢,拔出手枪,啪,朝天放了一枪。
  
  就在这同时,郑大伯抱出了大宝,放在地上。大宝眨眼间钻进了绿化丛中。而这时,那只黑猫已从防盗网中出来,顺着落水管滑了下来。就在黑猫往绿化丛中跑过去时,大宝闪电般扑出,一口咬住了那只黑猫,迅猛敏捷,根本不像一只残疾的老狗!而郑大伯身如鬼魅,蛇皮袋一罩,早已把黑猫装了进去。郑大伯微笑着,轻轻摸摸大宝的脑壳,低下头去,用脸蹭了一下。大宝的半截尾巴,亲热地摆动起来,用舌頭舔了一下郑大伯的脸。
  
  毛金明看得动容,这郑大伯同狗的感情真是亲密无间,情同兄弟。毛金明走过去,拣起一枚乒乓球大小的钻戒。
  
  这时,院墙外边一片怒吼之声,好像一群人在厮打。
  
  郑大伯一手提蛇皮袋,一手抱起大宝,听着院墙外的厮打声,听着听着,流出了眼泪。
  
  这时毛金明的手机响了。队员们汇报说,抓住了一个嫌犯。毛金明把消息告诉了郑大伯,说:“你徒弟被抓着了。原来飞贼不是这只猫,而是驯猫的人,也就是你的徒弟。”
  
  郑大伯擦拭了泪水,告诉毛金明:他从小与狗结伴,养狗驯狗,学得狗言狗语,深得狗的青睐与信任,所以,狗也把它们的秘密告诉了他。凭着这个本事,郑大伯进了一家马戏团。后来,马戏团垮了,郑大伯就自己跑江湖。几年前,郑大伯收养了一个流浪儿,作为关门弟子,教他驯狗之术,练习驯猫本领。没有想到,徒儿背着郑大伯驯得黑猫有识金之能后,竟悄悄逃走,靠偷盗人家金首饰发财致富。前段时间,听到鼎德城有飞贼的消息,郑大伯猜想必是徒儿所为,便前来帮助公安破案,让他的徒弟改邪归正。
  
  毛金明问:“你怎么知道徒弟会在这个小区?”
  
  郑大伯说:“其实,在刘大妈家里,大宝嗅到黑猫气味后告诉了我,我才敢断定飞贼就是我的徒儿。我们在院墙边走,大宝用鼻子隔空嗅了几次,又嗅到了黑猫的气味,肯定地告诉了我。”
  
  毛金明想起郑大伯在现场让狗在窗户嗅了一会,在院墙与狗说话的情景,这才明白郑大伯是在用大宝的鼻子寻找黑猫。如果没有郑大伯的狗狗大宝,真难破案呢。他感动地说:“郑大伯,这次真的得感谢您。等我回局里了,就给您申请奖金!”
  
  郑大伯忧郁的眼神瞧向远处,说:“我带出来的徒儿成了害群之马,你们能给我一口饭吃就不错了,哪敢要奖金?”
  
  毛金明和郑大伯走出小区,一起上了车,来到公安大院。讯问室内,一个中年人正大喊冤枉。郑大伯刚一露面,中年人就大喊起来,说这个老头给了他200块钱,要他听见鞭炮响就跑5_3_故_事_网。没有想到被这几个便衣公安抓住了。
  
  毛金明疑惑,怪怪地瞧着郑大伯。
  
  郑大伯忽然冷笑一声,从蛇皮袋里拿出小刀,猛地划破了中年人衣服的下摆,从里面掉下来的,正是最近居民报失的金链子、金戒指……

系统推荐:
>>> 富婆找上门
>>> 人是自己的侏儒
>>> 会爱比爱更重要
>>> 生活的“错位”
>>> 慢点·爱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闪酷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寄快递等

    寄快递一个女孩让我帮她寄快递,给我一个空纸箱让我打包。我好奇地问她:“这是寄给谁的?”她说:“一个我喜欢了很久的男生。”我蒙了:“可是里面没有东西啊。”她说:“一‘箱’情愿。”很顺朋友问我:“看你最近情绪不佳,是不是感情之路不顺?”我答:“很顺,一路上都没什么人。”纸条这天,下班回到家,我看到砧板上有张纸条,写着:饭在锅里,我在床上。我正拼命地回忆今天是啥纪念日的时候,突然发现纸条折起来的部分还有

  • 打卡风波等

    打卡风波甲:“公司考勤罚得狠,为了不迟到,我偷偷把公司的打卡机调慢了半个小时。”乙:“后来呢?”甲:“后来我就早退了。”领导的记性我们单位来了一位新同事,新同事做自我介绍的时候和老板说:“老板啊,我姓齐,‘齐天大圣’的‘齐’。”第二天,就听见老板打电话给他说:“喂,小孙啊,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懂了每次老师讲完课都会问:“同学们都懂了吗?”学渣们都会默默地说:“不懂。”老师很生气地说:“不懂,猪都懂

  • 明算账等

    明算账我准备出门。老爸说:“我送你。”我开心地说:“好的。”老爸说:“你用‘滴滴打车’叫一下我的车,我赚点钱。”导航小丁出差后回南京,还没到家就想约同事一起出去放松放松,不等下高速便给老婆打电话:“老婆,计划有变,我今晚回不去了,要明儿下午才能到。”话音刚落,车里就响起导航的声音:“您已进入南京市,前方3公里后下高速。”还好小丁反应快,立马大声说:“什么破导航,想给老婆一个惊喜都不成!”安慰师妹失

  • 同样是奶茶等

    同样是奶茶请女神喝奶茶,她指着奶茶问:“多少钱一杯啊?”我说:“12块。”她摆摆手说:“还是不喝了,口红很贵。”后来交了个吃货女友,闹矛盾谈分手,她非常生气,手里拿着奶茶,大吼道:“要不是奶茶好喝,我真想泼你一脸!”说完她抱着奶茶头也不回地走了。同学会老同学聚会,必然聊起婚后在家的地位。大海侃侃而谈,最终大家相信了他在家里的绝对权威。这时,大海手机响起,他拿起电话:“老婆,我们同学聚会,嗯,很多人

  • 为什么等

    为什么记得我读书的时候,喜欢一个女孩。由于不同班,我给她写了一封信:“40分钟的课,我有39分99秒都在想你,还有1秒用来跟老师说再见!”后来她再没理过我。过得好多了唐僧取经14年共经历九九八十一难,平均一年5。8难,也就是每两个月一难,我觉得他过得比我好多了。路痴我有一个关系特别好的朋友是“路痴”。有一天,她给我打电话说她迷路了,让我去接她,我就过去了。到了地方我打电话问她具体在哪儿。她说:“你

  • 她就是那货等

    她就是那货男朋友开车送我去办事,到门口被保安拦住了。保安问:“干啥的?”他说:“来送货的。”保安又看了我一眼,问:“她是干啥的?”男友回答:“她就是那货!”烦恼呢帽子到货了,发现有点小,戴不上,和店主交涉,并要求退货。她说不可能。唉,要不是帽子确实太小,有哪个少女会用头大来做借口啊。偶遇晚上逛街偶遇老公和他的初恋在一起。老公看到我,一脸尴尬。我说:“呦!陪女朋友逛街啊。”只见那女的赶紧靠在我老公的

  • 真是好评等

    真是好评话说一哥们儿在网上买了个蓝牙耳机,评论是这样写的:收到货后就用了,边打电话边逛街。耳机真的不错,信号超强。打着电话逛了三条街才发现手机被偷了。陌生来电老公的手机有个陌生来电,老婆一把抢过去接了,只听一个娇滴滴的女声:“你怎么这么长时间不来找我呀……”老婆气急败坏地把手机扔给老公,大吵大闹起来。为了平复老婆的怒气,老公只好陪她逛街,买了她一直想要的那个包包才算完。回到家,老公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 底盘出故障等

    经理做了个痔疮手术,同事们约着一起去医院探望。男男女女七八个人来到病房,都对着经理呵呵地傻笑,谁也不好意思开口问他的病情。只听司机老张干咳了两声,很认真地问经理:“听说‘底盘’出了点儿故障,现在好些了吗?”大两岁的爷爷一妙龄少女嫁给一个老富翁。婚礼上,有人指着新娘的背影说:“真是委屈了姑娘,看那老新郎,年纪都快赶上她爷爷了。”老富翁反驳道:“要说委屈,我比她更委屈!她爷爷只比我大两岁,可是我还得叫

  • 算得准等

    算得准问:有些算命的为什么算得很准?答:人要是矫情起来,别人说什么都觉得在说自己。茧今天回家时,我牵着妈妈的手在大街上走。摸着她手上厚厚的茧,我一阵心酸。我问妈妈:“你手上的茧怎么来的?”我妈淡淡地回答:“打麻将磨的。”歌凭什么成都有《成都》,上海有《夜上海》,北京有《北京一夜》,拉萨有《回到拉萨》,温州就只有“江南皮革厂倒闭了”?经典款女友挑围巾搭配衣服,挑来挑去都不满意。我不耐烦地问她到底想要

  • 嫁得太远等

    嫁得太远有个大妈,女儿远嫁外地。她去女儿家住了几天,回来就长吁短叹,说把女儿嫁得太远了。朋友问她:“路上太折腾了?”大妈摇头。朋友又问:“菜不合胃口?”大妈仍是摇头。半晌,大妈才悲伤地说:“唉,嫁这么远,麻将的打法一点儿都不一样。”聊天我家楼下,老妈跟邻居几个阿姨正聊得开心,于是我打个招呼就准备回家。不料老妈也跟我回来了。我好奇地问:“咋突然不聊了?”我妈就说了一句:“她们开始夸孙子了,我说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