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人生 > 正文

猎豹的骨气

2018-06-15 00:07:28 来源:闪酷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非洲猎豹以它矫健的英姿,无与伦比的速度扑向它选中的猎物,最后凌空一跃,完成致命的一击,这是频繁出现在中央电视台名牌栏目《动物世界》中的经典镜头www.55555333.cc。相信这也是亿万中国观众同我一样,几乎每天被它锁定眼球的重要原因。猎豹那近乎完美速跑,既惊心动魄又令人如醉如痴的猎杀表演,简直就是一位球技高超、纵横捭阖的绿茵骁将,而瞪羚不过是它脚下的皮球。
  
  我们无法想象《动物世界》没有了猎豹,收视率会怎样?!
  
  我喜欢猎豹,还有更重要的原因www.55555333.cc
  
  请看下面一组镜头:一头饥肠辘辘四处游荡的猎豹发现了一只蜷伏在草丛中的瞪羚。它蹑手蹑脚地靠近猎物,并顺势扑了上去。可是,当它发现这是只被其它食肉动物猎杀并遗弃的死瞪羚,并没有想当然地上前大快朵颐,而是鄙夷地看了一眼死瞪羚,然后高傲地离开了来自www.55555333.cc
  
  我被猎豹的骨气感动了。猎豹在非洲草原上并不是强悍的霸王。相反,它们的生命安全还时常受到狮子、鬣狗和花豹,甚至狒狒的威胁原文www.55555333.cc。常常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辛苦捕杀来的猎物被这群强盗夺走。但是,这种不受嗟食的奇特动物,还是赢得人类的喜爱和尊重。
  
  还有一次,一头带着几只幼崽的母猎豹和几头强悍凶残又贪婪的鬣狗遭遇了5 5 5 5 5 3 3 3 c c。为了保护幼崽,这头体重仅有四十几公斤的母猎豹,面对强敌毫不畏惧,而是勇敢地冲上去殊死一搏。
  
  几头残暴的鬣狗在体态娇小的母猎豹近乎玩命似的攻击下退缩了。
  
  伟大的母爱战胜了野蛮与凶残5.5.5.5.5.3.3.3.c.c
  
  这就是猎豹的骨气,令人肃然起敬的草原猎手。  

系统推荐:
>>> 茶水人生
>>> 汉字里的智慧
>>> 褚橙你也学不会
>>> 蛋壳也能卖出“天价”
>>> 我把自己关起来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闪酷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你是我眼中的沙子

    你是我眼中的一粒沙子。也许就是在那个秋日的午后,你被那股不怀好意的海浪冲进了我的眼中,冲进了我的生命里。海浪说:我知道它很渺小,渺小到简直可以忽略不计。如若在那无风无浪的日子里,它静静地躺在沙滩,躺在海底,混同在“芸芸众沙”之中,你大概不会想到,在世间,会有这样一粒沙子。但是现在,你必须认识它,必须感受到它的存在,因为,它不再是那粒混同在沙滩中的沙子,它被我冲进了你的眼中,冲进了你的生命里。我把这

  • 祖母是一片不知愁的落叶

    门半开半闭,如秋之眸。立秋了,吃过这些饺子,眼前的一切就都变成了夏天的遗骸。它们齐刷刷地排列在你的视野里,令你无力躲闪。比如树上那些坚守到最后的果实,健康地存活下来,把完美的心一直留到晚年。这已经是个奇迹,我们还有必要担心它晚节不保吗?深秋的葡萄,像含冤的眼睛,虽然被秋霜凌辱,却依旧鲜亮,晶莹剔透,闪着不肯谢幕的光。阳光不再蹦蹦跳跳,像顽皮的孩子一下子变成了少年,一下子就有了心事。阳光开始为那些在

  • 在一朵云上打滑

    每一个少年都是诗人。也许他没有在纸上写出一行诗歌,他也是世上最好的诗人之一。在少年时,我就敢当自己的诗人,自己做自己的最好的诗人。我生在中原的一个小村庄里,乡亲们叫它“岗”,居住在岗上的人几乎都姓同一个姓,那些娶过来的媳妇们例外,不过姓氏的加入并没有带来人心的复杂,村子里的人呢,可以分作两类:孩子,长大后一开口一说笑、一吵架仍属于孩子的人。我们的“岗”真小啊,小得像是一个人的村庄。多少年后,我一次

  • 古树与老人

    太庙里有很多古树,也有很多老人。你要是放慢脚步,走过一棵棵古树,你要是仔细观察,看过一位位老人,你会发现,每一位老人脸上的皱纹,无不凝缩着往昔的时光,每一棵古树身上的裂痕,无不存储着久远的历史。虽然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但人活百年者少,树却能活数十年,甚至超过百年。从老人蹒跚的脚步,看到时光已经过去的影子,从古树凋零的姿态,看到历史行将结束的未来。古树和老人,所以弥足珍贵,所以受人尊敬,因为他们都

  • 自宽者易得幸福

    道家的杨朱说:“丰屋美服,厚味姣色,有此四者,何求于外?”近来读过《晏予春秋》,看过齐景公的行径,才发现,杨朱的论断是个十足的伪命题。齐景公是个超会享受的男人,小资情调十足,吃喝玩乐样样精通。喝起酒来他可以连饮七天七夜,跟有了网瘾的孩子一样不可救药。把工作抛到一边,跑到署梁一带打猎,可以l8天不问政事。为了听最新的流行音乐,可以整夜不睡,第二天都起不了床,无法正常上班。他尤其热爱时装,为了展示自己

  • 布谷鸟声声

    清晨,我听到一二声鸟叫:“布谷,布谷!”这声音让我感到是那样的熟悉和亲切,对,是布谷鸟。布谷鸟是一种催收的鸟儿,每年麦子黄了的时候,布谷鸟就会一声一声地叫着,告诫人们,麦子熟了,赶快收割。农人们非常喜欢这种鸟儿,亲切地称它为“报时鸟”,而我则是在听着这种鸟儿的叫声长大的。可是在这高楼林立的水泥森林中,布谷鸟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这,哪里又有它的栖息之地,或许它是路过这儿的吧,从一个地方迁徙到另外一

  • 穿透涩意的清香

    我喜欢苹果成熟时,所散发出来的那一种淡雅的清香。因此,我经常在书案或电脑桌上摆放上两个成熟的苹果。每当疲劳的时候,我就会将整个身子放松下来,依靠着椅背,闭上眼睛,让心灵静静地吮吸着那种源自天然的清香。所有浮躁的心绪,在苹果清香的浸润里,逐渐归于平静。曾经的那些伤感与失望的念头,也悄悄地隐退。而此刻,我的整颗心,都会随着那一缕缕清香变得充实和愉悦起来。苹果的清香,真的如此神奇吗?一位久居山里的朋友前

  • 乡村夜空

    多年以前在乡村的夜空,有无数星辰闪烁点缀于其中,印在孩童时我的心里直至如今。那时的星光铺洒大地,夜空显得神秘、清澈与深邃。那时的人们,珍重亲情、爱情与友情,从不会轻易说出放弃。多年以后乡村的夜空,星辰越来越是稀少,失去了各种星座的组合,丢失了老奶奶口中的故事。临近春节,在凌晨与深夜,时常突然响起一些人家因为喜事不顾他人睡眠而燃放烟花的喧嚣声音,放肆的响声仿佛要撕裂宁静的夜,也打搅了平静的心。耀眼、

  • 记忆开出花

    草长莺飞的季节,湍湍流水傍势而下,抚摸过我的脚丫。回头看看她,阳光把温柔慈祥倾斜在她有皱纹的脸上,银色的白发在光下闪闪发亮。我飞奔过去,溅起一片浪花。她却微笑着摆手,离去。醒来,梦中的记忆和幻觉,让我禁不住泪如雨下。这位离开的老人,是我的奶奶,在离开我一年后的今天,我心中的思念,同与她在一起的记忆一样,像泉眼涌出的泉水一样连续不断。记忆是风,挥之不去,一直在我的脑海中盘旋。冬天的早晨寒冷,尽管阳光

  • 怒放在我心底最美的花

    每当站在校园碧蓝的天空下,我的目光就会越过晶莹的时光通道,回到了阳光灿烂的童年。我那美好的回忆,就掩藏在童年金色的天空下,浸润在童年青春的遐想中,柔软,明媚,而又余味绵长。岁月磨洗不掉童年的记忆,风霜阻挡不了童年的温暖,生命长河静静地流淌,童年的每一缕情丝,每一缕阳光,都是河面泛起的一圈圈涟漪,悠悠地,一直荡漾到心灵之海的最深处,拨动起了埋藏心底的那根情感之弦,如花的音符便在心底潺潺地流淌,童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