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社会 > 正文

永远“忙”,有多忙

2018-06-15 00:09:16 来源:闪酷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在日常生活中,问声“吃了吗”意在客气推荐www.55555333.cc。其实吃没吃没必要说得很认真。问你“忙吗”也没必要答得太具体。一认真具体,容易添事:“我还真没吃,正想攒个饭局。”“那算上我一个。”平白请人家一顿。“我太忙啦,单位跟人家打官司,这些天净去法院,快成律师了。”“正好,我要离婚,你帮我个忙……”叫你吹,这回有事干了。
  
  退居二线的朋友们隔一阵聚聚,是很开心的事。但总有几位与众不同,人家永远忙,以至“忙”得有些可爱。时间长了,稍留意,能找出其中的规律。首先是接受邀请在电话里喊忙推荐55555333.cc。“这几天太忙了,上星期去省里,昨天从北京回来,后天还要走。”不过尽管放心,吃饭这天他会有空的。但由此却也就表现出人家能赴宴很不容易。至于后天走不走,谁又能知道。倘若偶然遇见,可说本来要走,偏偏又来事了,忙完了再走吧。其实也没人问他,一笑了之。
  
  再就是晚到。一定要等众人都来齐了甚至过点,才现身,并呈匆忙状,抱拳道,对不起对不起,刚才有点急事,来晚了。弄得大家才坐下又纷纷起身问候,注意力都放在他身上。坐下后谁嘴欠问忙啥呢。完了,话茬接上,开始说刚才忙的什么事什么事5+5+5+5+5+3+3+3+c+c。还好,反正饭桌上总得有人挑气氛,比闷头吃强。
  
  再就是先退席。聚会不是吃食堂,放下筷子抹嘴就走。吃完总得说上一会儿,再有人客气一下差不多了吧,众人响应,大家才好起身。但永远“忙”者,习惯在这时显一下,估摸要结束了,起身先走一步。
  
  这还好办,比较可怕的,是有人每次都是吃到半道就走。走还不“蔫不溜”地走,还有告别词:“各位,在下实在是有点急事(那边还有两桌等等),不能奉陪了,各位千万别动,别动啊。”说是别动,又不是用枪指着,出于礼貌,都得动。瘦子嘴里嚼着菜,胖子肚子拱桌沿,你碰我我碰墙地起立,桌椅碗筷跟着一块发声相送。有一位这么忙还行,要是有两三位都忙成这样,还不一块走,隔一会儿送一位,这顿饭就整个吃零碎了。
  
  昔者,曹孟德横槊有诗:“周公吐哺,天下归心5_5_5_5_5_3_3_3_c_c。”周公人家是真忙,一沐三握发,一餐三吐哺。但周公自己未见得喊忙,他一喊就把贤达喊跑了——老周太忙,咱还是找纣王去吧。在当下,其实真正忙的,自己都不言忙。领导喊忙,只能说明你能力不行,会影响提拔;老板喊忙,表明你指挥不当,会影响发财;教师喊忙,只能显出你水平有限,会影响评优;老公喊忙,兴许是放屁拍桌子,要掩饰私情。
  
  天下本无事,忙人自忙之。我认识一位老兄,在任时那叫一个忙,忙到很少见他把衣裤扣系严。部下总结,他的习惯是:在家里忙外边的事,长途电话一个接一个。那时电话不好打,只要他在办公室,楼道都能听到他喂喂的喊声。可一旦外出,他又忙家里的事,下车就往家打电话,开始布置工作。属下摸透了他的做法,谁都不急,该汇报的事,也等他打电话来再说。
  
  退下来的人喊忙,不能说人家是作秀来源www.55555333.cc。我想可能是习惯使然,忙了几十年,不忙会觉得空虚。特别是现今吃喝不愁,房子有了,子女也大了,票子也不缺了,最怕的就是寂寞。如此就找一条别样路径,即没事找事。没电话打来,我打出去。没会议通知,我自己找会去开。没啥大不了的话茬,我接过来就当大事操办。别说,这么一来,大千世界,头绪无限。历史索引,当代闲话。读者建议,茶馆饮谈。办事托请,饭局应酬……结果一地鸡毛,弄假成真,往往他还就真忙了起来。所以,理解万岁,人家永远忙,也是有道理的www.55555333.cc。要问诸君有多忙?且看一江春水向东流得有多忙,人家就有多忙。

推荐信息:
>>> 我今年二十七八岁
>>> 黑暗中的歌者
>>> 你看得见星光吗
>>> 感谢我的自卑
>>> 世界上最可怕的居住地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闪酷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你是我眼中的沙子

    你是我眼中的一粒沙子。也许就是在那个秋日的午后,你被那股不怀好意的海浪冲进了我的眼中,冲进了我的生命里。海浪说:我知道它很渺小,渺小到简直可以忽略不计。如若在那无风无浪的日子里,它静静地躺在沙滩,躺在海底,混同在“芸芸众沙”之中,你大概不会想到,在世间,会有这样一粒沙子。但是现在,你必须认识它,必须感受到它的存在,因为,它不再是那粒混同在沙滩中的沙子,它被我冲进了你的眼中,冲进了你的生命里。我把这

  • 祖母是一片不知愁的落叶

    门半开半闭,如秋之眸。立秋了,吃过这些饺子,眼前的一切就都变成了夏天的遗骸。它们齐刷刷地排列在你的视野里,令你无力躲闪。比如树上那些坚守到最后的果实,健康地存活下来,把完美的心一直留到晚年。这已经是个奇迹,我们还有必要担心它晚节不保吗?深秋的葡萄,像含冤的眼睛,虽然被秋霜凌辱,却依旧鲜亮,晶莹剔透,闪着不肯谢幕的光。阳光不再蹦蹦跳跳,像顽皮的孩子一下子变成了少年,一下子就有了心事。阳光开始为那些在

  • 在一朵云上打滑

    每一个少年都是诗人。也许他没有在纸上写出一行诗歌,他也是世上最好的诗人之一。在少年时,我就敢当自己的诗人,自己做自己的最好的诗人。我生在中原的一个小村庄里,乡亲们叫它“岗”,居住在岗上的人几乎都姓同一个姓,那些娶过来的媳妇们例外,不过姓氏的加入并没有带来人心的复杂,村子里的人呢,可以分作两类:孩子,长大后一开口一说笑、一吵架仍属于孩子的人。我们的“岗”真小啊,小得像是一个人的村庄。多少年后,我一次

  • 古树与老人

    太庙里有很多古树,也有很多老人。你要是放慢脚步,走过一棵棵古树,你要是仔细观察,看过一位位老人,你会发现,每一位老人脸上的皱纹,无不凝缩着往昔的时光,每一棵古树身上的裂痕,无不存储着久远的历史。虽然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但人活百年者少,树却能活数十年,甚至超过百年。从老人蹒跚的脚步,看到时光已经过去的影子,从古树凋零的姿态,看到历史行将结束的未来。古树和老人,所以弥足珍贵,所以受人尊敬,因为他们都

  • 自宽者易得幸福

    道家的杨朱说:“丰屋美服,厚味姣色,有此四者,何求于外?”近来读过《晏予春秋》,看过齐景公的行径,才发现,杨朱的论断是个十足的伪命题。齐景公是个超会享受的男人,小资情调十足,吃喝玩乐样样精通。喝起酒来他可以连饮七天七夜,跟有了网瘾的孩子一样不可救药。把工作抛到一边,跑到署梁一带打猎,可以l8天不问政事。为了听最新的流行音乐,可以整夜不睡,第二天都起不了床,无法正常上班。他尤其热爱时装,为了展示自己

  • 布谷鸟声声

    清晨,我听到一二声鸟叫:“布谷,布谷!”这声音让我感到是那样的熟悉和亲切,对,是布谷鸟。布谷鸟是一种催收的鸟儿,每年麦子黄了的时候,布谷鸟就会一声一声地叫着,告诫人们,麦子熟了,赶快收割。农人们非常喜欢这种鸟儿,亲切地称它为“报时鸟”,而我则是在听着这种鸟儿的叫声长大的。可是在这高楼林立的水泥森林中,布谷鸟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这,哪里又有它的栖息之地,或许它是路过这儿的吧,从一个地方迁徙到另外一

  • 穿透涩意的清香

    我喜欢苹果成熟时,所散发出来的那一种淡雅的清香。因此,我经常在书案或电脑桌上摆放上两个成熟的苹果。每当疲劳的时候,我就会将整个身子放松下来,依靠着椅背,闭上眼睛,让心灵静静地吮吸着那种源自天然的清香。所有浮躁的心绪,在苹果清香的浸润里,逐渐归于平静。曾经的那些伤感与失望的念头,也悄悄地隐退。而此刻,我的整颗心,都会随着那一缕缕清香变得充实和愉悦起来。苹果的清香,真的如此神奇吗?一位久居山里的朋友前

  • 乡村夜空

    多年以前在乡村的夜空,有无数星辰闪烁点缀于其中,印在孩童时我的心里直至如今。那时的星光铺洒大地,夜空显得神秘、清澈与深邃。那时的人们,珍重亲情、爱情与友情,从不会轻易说出放弃。多年以后乡村的夜空,星辰越来越是稀少,失去了各种星座的组合,丢失了老奶奶口中的故事。临近春节,在凌晨与深夜,时常突然响起一些人家因为喜事不顾他人睡眠而燃放烟花的喧嚣声音,放肆的响声仿佛要撕裂宁静的夜,也打搅了平静的心。耀眼、

  • 记忆开出花

    草长莺飞的季节,湍湍流水傍势而下,抚摸过我的脚丫。回头看看她,阳光把温柔慈祥倾斜在她有皱纹的脸上,银色的白发在光下闪闪发亮。我飞奔过去,溅起一片浪花。她却微笑着摆手,离去。醒来,梦中的记忆和幻觉,让我禁不住泪如雨下。这位离开的老人,是我的奶奶,在离开我一年后的今天,我心中的思念,同与她在一起的记忆一样,像泉眼涌出的泉水一样连续不断。记忆是风,挥之不去,一直在我的脑海中盘旋。冬天的早晨寒冷,尽管阳光

  • 怒放在我心底最美的花

    每当站在校园碧蓝的天空下,我的目光就会越过晶莹的时光通道,回到了阳光灿烂的童年。我那美好的回忆,就掩藏在童年金色的天空下,浸润在童年青春的遐想中,柔软,明媚,而又余味绵长。岁月磨洗不掉童年的记忆,风霜阻挡不了童年的温暖,生命长河静静地流淌,童年的每一缕情丝,每一缕阳光,都是河面泛起的一圈圈涟漪,悠悠地,一直荡漾到心灵之海的最深处,拨动起了埋藏心底的那根情感之弦,如花的音符便在心底潺潺地流淌,童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