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人生 > 正文

本性的力量

2018-07-15 00:06:17 来源:闪酷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心有定力的人,肯定不会在红尘中飘摇,他懂得绚烂背后的真相,从一开始就过一种属于本性的、朴素的生活原文www.55555333.cc
  
  正如大地上的一棵树木,由于根须深扎在土壤之中,具有向上生长的本性,便可以从容地接受阳光,经历风雨,不担心倾倒,不害怕被遗忘。即便是被遗忘着,甚至是被轻贱着,也不影响它生长。
  
  它自信也自足着,外界的熙攘,已无关它的痛痒。雨果的《欧那尼》刚上演时,被包厢里的贵族喝了倒彩,但雨果却不惊不恼,因为他知道这部剧作的成色和自己通过它要表达什么,便对自己说:喝倒彩有何用呢?将嫩芽捻碎就能阻止树变绿吗?
  
  即便是被流放了,他的面色也有着阳光的质地,与流放者一道认真地过着每一天的日子,在这个特殊的群体中,他耕植同情和悲悯,让失意者心灵强大起来——身在奴,而内心为王。为什么?国王拥有今天,人民拥有明天。这是不能阻挡的自然法则:小树终究是会长大的。
  
  他曾经是国会议员,但失去权利之后,他反而找到了生存的理由:只有当智慧和权力两种力量结合在一起的时候,社会才能得到公正的管理和统治。既然议员们只看重权力,而鄙薄智慧,所以就很难从这里输出公平和正义,所以远离未尝不是一种自救。
  
  正如阿尔费里所说,专制下的秩序,是一种没有灵魂的生活5.5.5.5.5.3.3.3.c.c。既然雨果是精神高度自治的人,他如果安于做一具行尸走肉,反而会让人感到不可思议了——既是参天大树的本性,岂能有葛藤之姿?
  
  自由地向上生长就是树木存在的理由。树木蒙尘,却不蒙羞,风雨浇淋之后,是青翠欲滴的勃勃生机。
  
  叶圣陶在一文中说道:“……人的癖性,往往会因为亲近了某一种东西,生出特别的爱好心情来,以为天下之道尽在于是(了)。”他道出了“人的癖性”,也就是兴趣爱好形成的真相:人的确是这样,他一旦在某种东西里浸淫得久了,就生出特别的感情,以为这种东西在世界上是最有价值、甚至是唯一有价值的东西了。由此看来,人世间的所求所倚,往往只是一种个人趣味,甚至是一种个人“偏见”,与事物本身的客观价值无关。因为来路不同,就会呈现出种种不同的“趣味”;因为都是“偏见”,就无所谓长短、高下。所以,作为一个独立的生命体,每个人都应该平静地看待周围的事物,在红尘翻滚中,坚守自己的“习性”,不为世风所动,不为他人所动,不妄自菲薄,不迷失自我,按照自己的“趣味”行事。楸树与松杉,各有品格,且不可取代,所谓贵贱,是身外的概念。大地上的树木之所以自得,原因就在这里来自55555333.cc
  
  读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的《战时笔记》,得到进一步的验证:只有生活在自己的“趣味”中,才会有身心的安妥和应对环境的从容。维特根斯坦有着对哲学研究的特殊兴趣,所以当他被作为最低军阶的列兵送往俄德战争的前线之后,耳边的炮声,破碎的肢体,并没有让他惊恐不安;相反地,令他难以忍受的却仅仅是面对雪白的纸页而“不能正常地工作”。只有当研究工作不能正常进展的时候,他才想到了死。为了平息内心的烦躁,他不停地做一件事,手淫——试图用肉体的疲惫拯救他的精神。
  
  整个战争期间,别的士兵关注的是战争如何推进,如何开辟晋升的途径,他的兴奋点则始终是如何能得到一间能单独居住的房子,能把稍现即逝的观点定格在纸上。战争结束后,别人的肩膀上都增加了星豆,有的甚至成了将军,而他还是个普通的士兵。但是在别人的鄙视和嘲讽中,他笑容灿烂,因为他完成了期待中的著述。
  
  他说:“一个人的肉体是软弱无力的,经由精神他才是自由的。”
  
  他告诉我们,一个人只有得到了自我本性的满足,才真正找到了生命的支撑和存在的意义,外界的价值评判,与心灵的愉悦无关5_3_故_事_网
  
  由此看来,心有定力的人,往往是有着强烈的精神爱好(癖性)和沿着这个方向矢志不渝地追求的人。
  
  梁漱溟说:“在35故事的时间线上须臾不可放松的,就是如何对付自己。如果对于自己没有办法,对于一切事情也就没有办法。”这是通透之论,对今人,特别是以文字为生的人,有太强的现实意义。在今天这个时代,物质的诱惑,时尚的喧嚣,太容易使人迷失了自己。用谢有顺的话说,多少人都拿自己没办法,远离了本心,失去了本原,不仅细小的利益可以动摇他的信念,随波逐流者更是不在少数。
  
  信念或许是个过于空洞的东西,但是遵从自己的内心需要,坚持自己的个人爱好,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它是能够用来“对付自己”的没有办法的办法。世界的大局我们无法改变,个人的价值实现还是存在着种种的现实可能的原文www.55555333.cc。渺小的人力对历史的推进,往往是式微增长和积蓄的过程。关键就在于,我们是否能够用我们自己的方式有所作为有所贡献。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奥地利将军们,墓木已拱,尸骨已朽,但维特根斯坦的哲学思想却散发着永恒的光辉。
  
  人的力量何其微弱,而人的欲望又何其蓬勃。这是35故事痛苦的本质原因。
  
  进入自己的内心世界,立足于精神自治而选定一种爱好,甚至形成一种“癖性”,或许是一种自救之途。因为沉浸在自己的“趣味”之中,会心无旁骛,一意前行。这样,就减少了欲望,因而也就远离了失落和不安,就会品尝到幸福的滋味。
  
  对此情景,雨果说道:“我充分地享受了生命中的美好和温柔……到了不再有人爱我的时候,啊,我的上帝,我希望我死去来自55555333.cc。”
  
  为何豁达到如此程度?真正按照自己的本性和意愿活过了的人,心中没有遗憾。  

更多推荐:
>>> 传奇痒痒挠
>>> 请你帮帮我
>>> 老将出马
>>> “狐假虎威”也是一种策略
>>> 她挤掉了博士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闪酷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幸福的小草

    看到两则关于小草的故事,感触颇深。留学德国的一个中国学生,想晒晒被子,没找到绳子和架子,看到门前的草坪很干净,就把被子摊开在草坪上晒太阳。不久,便有两个警察找上门来,两个警察很认真地拿着皮尺量了一下被子覆盖草坪的面积,拿出计算器算了算,开出罚单,对留学生说:请接受5欧元罚款。为什么?留学生不解。警察很耐心地对他解释说:因为小草也有晒太阳的权利,而你破坏了小草正常的光合作用,请你看看住宿须知。果然,

  • 恩师难忘

    李敖是台湾著名学者,也是出了名的“狂人”。他曾说:“五十年来和五百年内,中国人写白话文的前三名是李敖、李敖、李敖,嘴巴上骂我吹牛的人,心里都为我供了牌位。”狂傲至此,恐怕五百年内只此一人。谁又能想到,就是这样一个“狂人”,一旦见了老师,却成了老老实实的小学生。2005年9月,在凤凰卫视的精心策划下,李敖踏上了“神州文化之旅”,回到阔别56年的祖国大陆。出发之前,媒体曾问过李敖,“此次首访大陆,您最

  • 雨,歇在檐下

    雨,或斜或粗细不一地在天空撒落着!天空,这只大耳朵在雨天仆倒在地贴近泥土,贴近缄默许久的屋檐、贴近雨篷、红瓦、随风舞蹈的枝柯;贴近行走的雨伞,聆听雨的心跳、雨的鼻息;聆听雨抚摸大地温柔之音!喜欢雨天,喜欢雨天一个人呆在房间,听着雨的滴落声,翻着书或是让手指头在键盘上敲打着什么,或者干脆闭上眼把头枕在椅背上,聆听窗外雨随风漂泊所发生的足音,细细的尖尖的擦过透亮的玻璃……就这样,喜欢雨,喜欢雨中真实的

  • 风筝仙女

    我们的楼房前边是一大片农民的菜地。凭窗而立,眼前地阔天高,又有粪味儿、水味儿和土腥味儿相伴。在正月里,当粪肥在地边刚刚备足,菜地仍显空旷,而头顶的风已经变暖的时候,便有人在这里放风筝了。放风筝的不光有我们这些附近的居民,还有专门骑着自行车从拥挤的闹市赶来的孩子、青年和老人。我的风筝实在普通,才两块五毛钱,是一个面带村气的“仙女”——鼻梁不高,嘴有点鼓,一身的粉裙子,黄飘带,胸前还有一行小字“河北邯

  • 爱情小说

    年轻时我最喜欢的作家是屠格涅夫,那时,我其实不能完全看明白他的小说。小说里俄国的政治背景、知识分子的苦闷,那些更深刻的内容我不怎么了解,留在记忆里的印象是模糊的。读书就是这样,把喜欢的东西留下来,不喜欢、看不懂的东西就放到一边,等待将来的日子去认识,好像反刍似的。于是,我就只看到有关爱情的部分。屠格涅夫的小说里总有爱情,而且是不幸的爱情。屠格涅夫的爱情故事都令人伤心。在《初恋》里,一个男孩子爱上一

  • 童年是哪一天结束的

    拧紧天真的发条小孩最接近人的本質。老子说:“含德之厚,比于赤子。”意思是道德厚重的人,比得上初生的婴儿。婴儿筋骨柔弱,拳头却握得很牢固。老子讲婴儿“和之至也”——和,即淳和,与天地之和合而为一。佛五行中,更有婴儿行,修行的状态仅次于圣行、梵行、天行。记得法国童话《小王子》的献词:“所有的大人都曾经是孩子”,期望“所有的大人都应该是孩子”。创造米老鼠的沃尔特·迪士尼说:“我要唤起的是这个世界正在泯灭

  • 如花一般的人

    这是我闺密蔷子的故事。她和我真正成为朋友,用了整整八年时间。初见时,蔷子正如她的名字一般,是一个如花般美艳的女子,如同一株在温室中备受宠爱并被精心培育的蔷薇,不曾被世间风雨侵袭,她那灿烂的粉红色脸颊仿佛蔷薇的花瓣。蔷子与我是同期进入公司的。当时共有六个女孩进入这家颇具实力的财产保险公司,其中就包括蔷子。六个人分属不同的部门,但都在一栋大楼里工作,大家相处得不错。穿着同样的制服,蔷子和我并排站在那儿

  • 墓碑前的康乃馨

    2015年夏天,我在美国住了16年之后,要回一次俄罗斯老家。自从我们全家人从俄罗斯移民到美国纽约,这些年我是第一个回老家的人。妈妈给了我一张手绘地图,上面标着我外公墓地的位置,她让我回老家时给外公扫墓。给外公扫墓,对妈妈来说是件心头大事。我很小的时候外公就去世了,妈妈经常给我讲外公的故事,她非常怀念外公,也希望我能记住他。但是外公去世时我太小,还不怎么记事。妈妈觉得讲讲故事不足以表达对外公的怀念。

  • 温暖的灰尘

    梦这天晚上,我连续做梦,实际是一个梦,但梦套梦,梦又套梦,算下来,我做了五个梦。后来,我自己都分不清,哪个梦是第一个梦。一个梦和一个梦之间的关系也被我弄混了。一个梦是另一个梦的入口还是出口,我同样糊涂。当我醒来的时候,我也奇怪,我是从哪一个梦里醒来的,或者,我是不是还在梦里,我只是在梦里醒来,我只是从一个梦转移到了另一个梦里。我还在梦里,我身子下的床,我盖的被窝,我看到的窗户,窗帘,地上的桌椅,桌

  • 守着母亲

    看着贾平凹先生那幅画作《请神龙为母通气图》,我思量着一位慈祥的母亲和一个孝顺的儿子。8月27日那天,画家王志平夫妇来找我,说他要画一张有关民工的画,到我这里找一幅摄影作品。这时他接到贾平凹先生的电话,说他母亲手术三天了,怎么还是不通气,急得他不停地给主治大夫打电话,一再嘱咐要用最好的药。那天,我们几人陪贾先生去了贾妈妈住的那家医院,守候在医院的外面。由于贾妈妈年纪大了,肝肾功能衰退,恢复得很慢,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