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年 > 情感 > 正文

背背父亲

2018-07-27 00:58:14 来源:闪酷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秋叔添了4个闺女才添了个儿子金贵5_5_5_5_5_3_3_3_c_c
  
  金贵自小娇生惯养,4个姐没上完小学,就被父母赶羊般撵到地里顶风冒雪干活,金贵却每天吃着白面馒头,风不吹日不晒,优哉游哉去学校念书。可这小子不学好,念到16岁了还没初中毕业,常同一伙人偷鸡摸狗。这不,昨天又犯事了,被派出所抓去了,他已是三进“宫”了5_3_故_事_网。老师和秋叔都被派出所所长叫了去,并告诉他们,这孩子要不好好管教,后果很严重。
  
  学校已经多次警告教育,并声称,金贵若犯3次就开除学籍。秋叔好话说尽,就差给老师下跪了www.55555333.cc。学校答应暂时保留学籍以观后效,秋叔千恩万谢领回金贵。进家插住街门,抄起板凳就砸向金贵,板凳腿都打折了,金贵也不说软话。气得秋叔掂起菜刀,非要把金贵的手指剁下来,金贵眼皮都不眨,双手放在案板上梗着脖子硬硬地说:“愿从哪儿剁就从哪剁!”
  
  秋叔没招了,丢下菜刀,抱头蹲在地下“呜呜”哭出声来,只骂自己养了个“活祖宗”5~3~故~事~网
  
  秋叔一直在附近煤矿挖煤,怕儿子再跟那些昔日的“哥们”混在一起,就带儿子到矿上,他跟带班的说明情况,就带儿子到井下采煤,一来是看着儿子,二来也让儿子看看自己工作的不易。偏偏就在这天,井下出了透水事故,金贵同秋叔站在巷道里,水一直上升到脖子处才停。金贵个头儿比秋叔差一头,大水漫过了他的头顶,秋叔为了不使儿子被淹死,就背起金贵站在水里5.3.故.事.网
  
  大水一直泡了7天7夜,秋叔就站在水里背了儿子7天7夜,等人们救出父子俩,想把二人分开,却发现秋叔的手似焊住一般。
  
  经过这场生死磨难,金贵似乎一下子长大了。康复后家人来接,金贵坚持要背着父亲走出医院的大门5 3 故 事 网
  
  秋叔趴在儿子瘦弱的背上,眼泪刷刷流下。金贵摇摇摆摆背着秋叔走出病房,许多病人站在走廊上为他鼓掌加油。

编辑推荐:
>>> 贫困不是套住幸福的枷锁
>>> 不能告诉你
>>> 胖嫂应聘
>>> 一碗臊子面
>>> 记忆中的陈景润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闪酷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以童话之名

    美国作家马尔德罗写过一本《关于35故事,我需要知道的一切皆来自小金书》。“小金书”是美国一家以出版童书闻名的出版社。世界上很多童书,或曰童话故事,如果究其本来面目,便会发现,真的如馬尔德罗所言。你看,《小王子》压根就是写给成人看的,《皇帝的新衣》分明就是政治寓言,而《格林童话》,它的源头属于黑暗,安吉拉·卡特的《精怪故事集》“不光是给孩子们读的”,就连《卖火柴的小女孩》亦直截了当地说出了35故事悲

  • 心中的一株玫瑰

    一个人种下一株玫瑰,精心为它浇水。慢慢地玫瑰开始发芽,长出了花骨朵。这时他发现玫瑰的枝干上长满了刺,他心想:“美丽的花朵怎能出自带刺的枝干?”这个想法让他失望,并不再为玫瑰浇水。就这样,玫瑰花在就要开放的时候枯萎了。其实。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株玫瑰,而玫瑰却也少不了尖利的刺。我们中的一些人看自己的时候只看见那些刺。也就是自己身上的缺点,他们对此感到失望,并认为自己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于是他们就拒绝

  • 心灵的质地

    知青聚会,M问我:“你爱读书,听过这个故事吗?“你讲吧。”M开始讲故事:有一天,上帝突然想起一个主意,告诉天使到人间,把不纯洁的人统计一下,造册交给他。天使下凡调查了一个月,疲惫不堪地飞进天庭的珍珠门,对上帝说:“不纯洁的人太多了,这任务很重,我一个人完成不了。”上帝回答:“咱们天庭的人手不多,只能派你做这件事,你慢慢做吧。”天使想了想,问上帝:“可不可以把纯洁的人统计一下,报告给您?”上帝说:“

  • 音乐心情

    喧嚣的现代都市人没有宁静,高尚者挑战平凡而自我增压,平俗人追求价值导致内心焦灼。潮起潮落,春去春来,谁能逃得开三分惆怅七分无奈?!因此,保鲜一种音乐心情,就是人人可及而常常忽略的心理调适的最佳方式。间乐心情,犹如遗志了歌词的老山歌而亲切依然的曲调是星晨起和月夜晚归所感觉的生命的安宁,也可以在音乐中尽量放松的神经……总之,一种原本就是生活中平平凡的事物中流露出来的快乐的情感的本能,在尽享生活乐趣之后

  • 尊重一滴墨

    我小时候是在农村长大的。那时候的农村,不光物质匮乏,经常个把月吃不上一顿肉,爸爸经常捏着我红扑扑的脸蛋说,多懂事的孩子,跟着我算是受委屈了。那时候的我6岁左右,生平第一次透过爸爸的眼睛读到伤感。淡淡的一句话,仿佛承载着千钧重,我也瞬间明白,爸爸这么坚强的男人面对自己的孩子,眼睛也会化作两面丰沛的湖,满满的,都是疼惜。年龄再大一些的时候,我学会了这样一句话,这句话是从爸爸的话里衍生出来的,叫做:胃跟

  • 你剥过桔子皮吗

    名著《老人与海》的作者海明威经常是会从激烈的体育运动转换到完全静止不动的状态。他坐下来开始写一本新书之前,总是会一连好几个小时地凝视着炉火,不停地剥桔子皮。一天早上,一位记者注意到了这种怪习惯。“你不认为你这是在浪费你的时间吗?”记者问。“你已经如此出名,难道你不应该做些更重要的事情吗?”“我这是在为写作准备我的灵魂,就像渔夫出海前准备他的钓具,”海明威回答。“如果我不做这种事情,一心只想着鱼,那

  • 极光这样生长出来

    那几天北部都放晴,到了夜晚天空干净得如同少年的心,我旋即认定了“今天,就在今天,我一定能等到极光”。大约在晚上十二点,山的对面出现了什么。极光原来是这样生长出来的:在那里朝天打了一束手电,又或者是点燃了一支火把,最开始只是極其微弱的光。接着,它一点一点地,一点一点地朝天空上攀着。然后,它进入了生长阶段,就像魔法正式生效了。极光宛如一股注入黑夜的颜料,缓慢而切实地移动着,从山顶向天际的另一端延伸过去

  • 乌云永远遮不住蓝天

    每个黄昏,他都独自坐在自家五楼阳台,看着斜阳一点点被暮色吞没。视线最远处,是一蓬灌木林,里面传来回巢的大鸟的聒噪声。他虽然看不见它们栖息在哪棵树的枝头,但能够想象它们一家几口在狭窄的巢穴挤挤挨挨,把身子栽下去的情形。他居住的地方是一个人口并不稠密的山城,难得与这个鸟群为邻。他的住宅前面本来是片不错的休闲公园,年前的时候莫名地失了一场火,公园便只剩下他看到的那蓬灌木林了。说是鸟群,其实也只是一家三口

  • 有人问我粥可温

    清朝末期,沈宗畸以诗名驰骋北京,号称京师“四大才子”之一。袁世凯当政,沈宗畸不愿附和,以至于晚年生活困顿。1910年腊月,天寒地冻,沈宗畸寄居在租来的房子里,望着冰冷的锅灶,悲上心头。这时,外面传来敲门声,沈宗畸开门一看,站在门外的是陈昭常,他的肩上还扛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布袋。陈昭常曾拜沈宗畸学习诗词,二人的关系亦师亦友。进入屋里,陈昭常放下布袋,四处看了一下,问道:“沈师,吃过了吗?”沈宗畸长叹一

  • 在晨光里舞蹈

    法国作家福楼拜曾给最亲密的朋友写信说:“我拼命工作,不接待来访,不看报纸,却按时看日出。”一个人对生活有怎样的热爱之情,才能坚持按时看日出?在我看来,按时看日出的人,一定是内心明亮的人。一天的时光中,清晨是最美好的。我们睡在漫漫长夜中,梦是混沌而纷乱的。可睁开眼睛,与第一缕晨光相逢,人立即就神清气爽起来。每天清晨,我拉开窗帘,阳光照射进来,心中瞬间满是喜悦。我张开双臂,与阳光相拥,让阳光给我一个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