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意林 > 成长视窗 > 正文

父爱为她打开了那扇窗

2018-10-07 23:44:13 来源:闪酷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父亲不识字,可父亲对一切写了字的纸张怀着天生的敬畏与莫名的虔诚来自55555333.cc
  
  那一堆涂满了女儿忧伤情绪的纸片,在众人的眼里,包括在女儿自己的眼里,都不过废纸一堆。可父亲发现了它们,他的眼睛里立马闪现出热烈到无以复加的光芒。他仿佛发现了一个稀世天才。
  
  那年女儿读大一,在一所不入流的大学。暑假里躲在屋里写写划划,写的也不过是自己对前途与未来的迷茫。那篇青涩稚嫩的东西,父亲连读都读不懂。可他认定,他的女儿了不起,居然可以写小说了。
  
  他执意要拿着它去找地方为她出版,女儿坚决不同意。他们的争执因此而起。那个暑假没过完,女儿就匆匆收拾起行李回学校去了。却把那厚厚的一本手稿儿扔在一个角落里5~3~故~事~网。她以为,她走了,他会忘记。女儿却没想到,斗大的字识不了几个的父亲,居然借了邻居哥哥的西服领带,把自己精心打扮一番,就揣着那本手抄稿儿到省城去了。
  
  父亲不知道出版社在哪儿,一路向人打听,终于敲开一家出版社的大门。看到衣着光鲜的工作人员。父亲卑微地弯腰含笑,送上一支香烟,然后才小心翼翼地向对方说明来意。可他的话,很快就被那个工作人员礼貌的微笑给打断了:对不起,我们目前还没有出版计划。父亲脸上的笑一下子就僵在了那里:那我怎么样才能把女儿的书给出版了呢?
  
  你们实在想出版,可以自费。回答很简短,语气里已是不耐烦。父亲却还不走。他把手稿再次谦恭地递上去:您给看看,我们可以自费出。
  
  我们现在忙推荐www.55555333.cc。工作人员的手轻轻一挥,父亲的骄傲就“啪”一下掉在了地上。父亲弯腰拾起地上的手稿,转身,下楼。整个人轻得像一片叶子……
  
  他给女儿的信还是很快就寄到女儿手上,歪歪扭扭,很短的几句话:闺女,我拿着你的书稿去见了出版社的人,他们看了,说你写得不错,再好好修改一下就能达到出版要求。女儿没回信,她自己很清楚,那篇东西离出版的要求还有多远。可女儿的写作热情却被父亲的那封短短的信重新点燃。只是,那一次,女儿偷偷地写,再不敢让父亲知道。
  
  父亲着迷了一样,一定要想办法把女儿的第一本书出版了。父亲找了数家出版社,仍然没人肯出版女儿的书。父亲就决定自己拿钱帮女儿出书,他终于找到那样一家出版社。只是两万六千块钱的费用,他们家不吃不喝也要整整两年才能挣出来。那一次,一直沉默的女儿再也不能沉默,她同父亲大吵来源55555333.cc。她不能理解父亲的做法,她甚至觉得父亲是在把她往一条绝路上逼。父亲第一次对她发了脾气,他说:他就是觉得自己的女儿行,自己的女儿是写书的料。就算砸锅卖铁,他也要把她的那本书出版了。
  
  父亲真的做到了,已是时隔四年之后。两万六千块钱,他雇了辆汽车从省城印刷厂拉回了一千三百本书。新书到家的那天,父亲把全村的父老乡亲全都招到了家里,摆了几大桌的酒席,放了几大堆的烟花。灿烂的烟花下,父亲的泪,流了满脸。女儿的泪,也流了满脸。直到那时,她才从母亲的嘴里知道,那两万六千块钱的来路。那是父亲扛了数不清的水泥袋子赚来的。身高一米五六体重仅有九十多斤的父亲每天却扛着每袋一百斤重的水泥一天扛上两百多袋来自55555333.cc。他根本就没把自己的肉体当成肉体,他拿它当了钢铁……
  
  那天,在她的新书“发布会”上,父亲喝了很多酒,喝醉了。喝醉了的父亲拉着她的手说:瞧,上帝已经为你打了一扇窗,你一定要好好珍惜!不识字的父亲,为着女儿“处女作”的出版,已学会了使用文化词。
  
  那一年,她大学毕业,待业在家,苦闷无着。
  
  父亲曾用了四年的时间,为出版她的第一本书。她却在此后的几年时间里连续出版了数本书。散文,随笔,小说……当她的名字频频出现在国内外各大媒体报纸上,当她气定神闲地坐在演播室里追忆那段青涩的年少岁月,提起父亲,提起那本至今仍被父亲保留着的处女作,她仍然泣不成声。她记着父亲给她说的那句话:瞧,上帝已经为你打开了一扇窗。
  
  她说,打开那扇窗的不是什么上帝,而是说那句话的人。是的,父亲没文化,父亲的那双手像锉刀,父亲额上的皱纹,像犁铧穿过。可父亲的目光,却坚定,深远,父亲的那份深情堪比太阳,在那一瞬间,穿透了她青春岁月重重的迷雾,为她指明了方向……

编辑推荐:
>>> 戒烟绝招
>>> 独眼的鹿
>>> 吐丝的蜘蛛与吐丝的蚕
>>> 韩国人为啥不买日本车
>>> 冯小刚的大仰角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闪酷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不乘电梯主义

    通常,在我走出地铁车厢之后,会有两条路摆在我面前:一条是随拥挤的人流麻木地走上循环攀升的电梯,站定,然后等待被送达;另一条是走一栏之隔人迹罕至的楼梯,费力还略显张扬。有一天我突然猛醒,这一细微选择,其意义之重大,并不亚于选择信仰。为什么要乘电梯?你可曾问过自己,或者,由我来替你进行这个苏格拉底式的诘问。有人会说,机械装置本就为便利人类而生,为何不乘,傻吗?不乘白不乘。有人会说,通勤路上太疲惫,乘电

  • 找个体面的方式发泄

    友人問我:“伤心时你会做什么?”洗头洗澡,梳妆打扮,穿自己最喜欢的衣服,擦自己最喜欢的口红,一言不发,出去散步或者回家写文章。为女子万般苦,唯有这点甜,从头到脚都有要收拾的,如果用心,描眉、修甲每一项都足够打发掉半日的伤心。比起男人只能灌闷酒,我们这种处理方式倒是好看很多。她不死心:“如果连做这些都不能忘却伤心呢?”若是最任性的时候,我会找个好点的酒店开房睡觉,把一切都蒙头睡过去。看《欲望都市》电

  • 腹有善爱气更华

    在伦敦的北郊,有一位年轻的姑娘,叫艾米丽。她盼望能找到一个像白马王子一样的意中人,结婚生子,白头偕老。尽管她的条件比较好,但她总是自怨自艾,觉得自己不够美丽与可爱。一个雨天的下午,不自信的艾米丽去看一位很有名气的心理医生。心理医生将她请进了办公室,热情地接待了她。当他们握手的时候,她那冰冷的手使心理医生的心不禁颤了一下。他打量了一下艾米丽,看到眼睛里透露出一种呆滞甚至是一种绝望的神情。她的言谈举止

  • 花花世界里的人

    他是小镇上有名的老中医,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已六十开外。他的家,稍稍有些偏僻,在一条巷子的深处。三间平房,很旧了,简陋着,却有个大大的院落。旁边住宅楼一幢接一幢竖起的时候,有人劝他搬家,他不肯,他是舍不得他的大院子。大院子最大的好处是,可以让他尽情地种草养花。院子里除了一条小道供人走,其余的地方,均被他种上了花。这还不够,他还要把花搬进屋子里。客厅一张条桌上,摆满各色各样的花盆,甚至连吃饭的碗,都用

  • 在美国打拼的中国阿姨们

    北美的家政行业大约聚集了很多年龄四十到六十五岁不等,来自中国一二三线城市的“阿姨”。阿姨们从五湖四海而来,到美国各地去,散落在各家各户,过着别样的退休生活。比如胡阿姨,今年六十出头,从东北来。几年前她跟老公离了婚,独自照顾身体残疾的儿子,偶然的机会认识了现在的东家,被投资移民来的东家请到美国做保姆。胡阿姨负责全家五口人的饭菜、卫生,以及两个小学生的中文辅导,从早忙到晚,月薪只有两千美元。前段时间东

  • 人间永恒的承诺

    成住败坏是形器世间历劫的经过,在因缘和合中成形、繁华,而后腐朽、零落、灰飞烟灭,所有物事都不能逃离这一既定的法则。而人世果真如此虚空不定?在形象的渣滓中,提炼不出点滴真淳?在纷然变动中,无法否定一种永恒么?我们的情,维系着我们对真淳、永恒的渴望和信赖。现实人世有财富、地位的差异,人无可避免拥有贫富、尊卑的附属性质。在社会来往中,它们可能占有重要影响,决定着交往的范围或态度,如常人礼尊斥卑、嫌贫好富

  • 把失败当朋友

    当今世界文明民族都非常仰慕费尔德,他不仅构思了海底电缆的计划,而且他还把自己所有财产都投资在这个项目上,经受了世人无数次的嘲讽、嗤笑,但他没有轻言放弃,直至成功。海底电缆计划经受了在国会讨论中的第一次失败,但是最终得到了参议院的大多数通过。铺设电缆的第一次努力失败,因为电缆在海里不能5公里一接。第二次、第三次尝试又惨痛地失败了。最后,在1858年,电缆铺好了,很遗憾的是电缆只运营了几个星期就因故停

  • 二十来岁VS三十出头

    过了年之后,我就三十二岁“高龄”了,这是一件让人伤感的事。有一天,三个三十出头的男人在一起吃晚饭,不知道是谁先问:我们都有多久没去大排档吃东西了?三个男人想了想,给出了同一个答案:好像上了三十岁之后,就再也没有去过大排档了!这个发现让三个男人不无悲哀:告别了二十来岁的年龄,似乎也同时告别了二十来岁的生活方式。二十来岁的时候,我们常常光临大排档,老板很亲切,菜的味道好,价钱又便宜,喝醉了可以随地乱吐

  • 精神的快乐自己去寻找

    “当你孤单你会想起谁,你想不想找个人来陪”的旋律在夜空里如鬼魅一样飘荡的时候,我总会想起你对我说过的那句话,长夜无聊,寂寞透了,整个人和这缭绕的烟雾一起憔悴,如同堕入地狱一样。坐在澳门罗利老马路边的一间酒吧椅上,我看着吧台里面的羊角面包上,几只小飞虫正在上面爬来爬去,相互追逐,觉得很有趣。侍应生走过来,冲我礼貌地一笑,并不停地赶那些小飞虫。两三只小白鸽在餐厅里闲庭信步,时不时发出呼朋引友的咕咕声。

  • 抓住转瞬即逝的机遇

    那天,老师带着我们几个商校的学生去一家商场联系毕业实习的事,刚要出商场的时候,下起了雨,我们一行中,只有一个女同学带了伞,这时只见老师笑着把那女同学的伞要了过来,拿在自己手中,然后对我们说,老师给你们出道即兴的雨中测试题:看你们谁花最少的钱想最好的方法回到学校,但不能淋雨。说完,他笑笑打开伞,朝我们摆摆手走出了商场大门。我们都还愣在那儿想这是真的假的时,只听我们中间一位漂亮的女同学大叫老师您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