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社会 > 正文

摩尔斯密码

2018-10-10 16:29:21 来源:闪酷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英国著名的翰瑞公司要招聘一个发报员,公司发布的招聘公告称,只要是熟悉国际通用的摩尔斯密码系统的人都有资格应聘闪酷文学网。公司开出了非常诱人的待遇条件,一旦应聘为公司员工,收入和福利都是一流的。
  
  很多学有专长的年轻人都闻讯而来。来到公司以后,应聘者发现,他们就被安排在公司的大厅里等候面试。大厅的尽头有一间神秘的办公室,负责面试的公司经理就坐在那个房间里。他们被告知,要先在大厅里排队等候,排到谁的时候人事经理会把人带到那个房间55555333.cc
  
  因为前来应聘的人很多,大厅里又有无数来公司办业务的人,大厅里还播放着一种乱糟糟的非常嘈杂的音乐,又有人不停地接听着电话,环境实在乱极了。其中有应聘者甚至认为,在这样的环境里面试员工,显示出这个公司的傲慢和无理。
  
  这个时候,有一个年轻人进来了,他进来以后就自觉地站在了队伍的最后。但是,停了一会,他似乎明白了什么,看了看大家,什么也没有说就径直走进了大厅尽头那间神秘的办公室。
  
  大家都非常惊奇,也非常不理解,他刚刚来了不久,就怎么自己直接进房间去了?不是明确规定大家站在这里等待人事经理叫名字吗?
  
  不久,人事经理带着那个青年人出来了VYr。面对着万分疑惑的所有应聘者,人事经理告诉大家:大家可以回去了,面试结束了,这个年轻人被正式录取为公司的发报员了。
  
  大家非常不满,非常愤怒。大家说,我们早就来了,一直被安排站在大厅里等候叫名字,他来得最晚,没有被叫名字却直接进去了,这不是明摆着公司的不公正吗?既然你们早就内定好了人选,为什么还要向社会公开招聘,耽误大家的宝贵时间呢?你们这是打着招聘的幌子沽名钓誉吧?
  
  人事经理和那个年轻人都笑了。人事经理告诉大家:我们招聘发报员,特别选择了公司大厅这个嘈杂的环境。甚至,我们还刻意安排了一些更嘈杂的因素混淆视听来自55555333.cc。但是,让我们遗憾的是,在这个年轻人到来之前,大家一直都没有人发现,在大厅中持续播放的嘈杂音乐中,我们始终播放着摩尔斯密码的电波。而这个电波解读之后的意思就是:谁听懂了这个密码,就请直接走进那个房间。
  
  人事经理看着惊诧万分的应聘者们继续说:公司非常满意,这个年轻人尽管来得最晚,但是他没有多久就听懂了密码。我们认为,这个年轻人不仅仅精通摩尔斯密码,而且还是一个非常细心的人,是一个不论在什么场合都能够保持冷静的人,而这正是我们招聘发报员的条件。他非常符合公司的要求,他正是我们要寻找的优秀员工原文55555333.cc
  
  所有的应聘者,都怀着无限的沮丧和万般的遗憾悻悻而去。
  
  其实,几乎我们所有的人,每天都在面临这样的问题。我们常常是用常规的思维束缚着自己的行为和心智,循规蹈矩,按部就班,把自己的能力和智慧限制在一个很小的范围中。因此,很多大好的机遇被我们轻易地错过了,很多成功的机会也悄悄失去了。  

更多推荐:
>>> 心态决定你的高度
>>> 金庸小说中的人名
>>> 电影院里的笑声
>>> 古代的扇子
>>> 邂逅一位老绅士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闪酷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小巷遐思

    走进大同的小街小巷,就如同进入了梦中。夜色里的小街小巷,宁静幽深。高高低低的窗灯,温馨了幽幽的小街小巷。走在小街小巷的我,心情沉重。心情沉重的我,听着自己的脚步声,左一声,右一声,慢慢地有节奏地前行,心情也就一下、一下地淡定了,从容了。这似乎走着的不是小街小巷,而是生命的通道,在这如梦如幻的感觉里,恍惚一回头就能看到这座城市的昨天,历史的画面在我心中出现。前世你是谁?来生你又是谁?我又是谁?来生还

  • 被遮住的月光

    萤火虫打着迷人的灯笼,在院子里的草丛中不知疲倦地飞舞着。楠楠坐在昏黄的台灯下,画完最后一颗星星后,她深深地打了个哈欠,终于画完了。她起身打开房门,看着萦绕在院子里的萤火虫,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她往妈妈的房间看了一下,门虚掩着,妈妈已安然入睡了。借着洁白的月光,她轻轻地绕过庭院中央的花草,朝妈妈的房间走去。每晚10点钟,楠楠都要来叫醒妈妈起来方便,然后再回房休息。这是她这两年来,在睡前都要做的一件事

  • 春天里的落叶

    在细雨缠绵的季节里,虞美人渐渐失去往日的绯红,艳丽的杜鹃在风雨中努力挣扎着。路两旁的树早已展开了它们的绿叶,在这生命涌动的季节里,小路上竟也铺上了一层鲜绿鲜绿的落叶。还是如此鲜活的生命,怎么就凋零了呢?雨已停歇,天依旧沉沉。一阵风儿又起,又有几片新叶噙着泪在风雨中打着转,轻轻地发出阵阵无奈的抗议:“现在只是生活的开始,为何,就要我们先品尝那秋的苦涩?”林中一片寂然。水珠儿从叶间滑落,发出轻轻的嗒嗒

  • 静夜遐思

    静谧的夜里,繁星璀璨,手捧一本诗集临窗而坐,耳边萦绕的是动听的乐曲。舒缓而优雅的旋律仿佛从空中袅袅传来,随之飘落的,还有漫天的落花。伴随着音乐美妙的旋律,我渐渐进入诗歌的世界。落花,不禁让人想起那淡淡的离愁与深深的思念。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的感叹;是“去年花里逢君别;今年花开又一年”的思念;是“咫尺的天南地北;霎时间月缺花飞”的离愁。落花,它虽没有盛开的鲜花般娇艳夺目,但它在飘坠时

  • 一件衣裳一个春天

    作家董桥说,干净是好的,人和文都一样,要干净,像屠格涅夫,像初恋。读这些文字就想起白色的衣衫。白色的衣服适合初恋时期的女孩穿,因为她没有沾上一点人间的烟火气。雪为肌肤,花为容颜,洁白的衣裙,不盈一握的腰身,最好再梳着一袭乌黑如瀑的长发,冰清玉洁的美。电影《梅兰芳》中,年少的梅兰芳穿一袭白衫,暮色深沉时走在灰墙灰瓦的街巷,背影竟有着一种飘逸的美。我以为,只有他那样的男子,才能将白色穿得如此洁净无邪,

  • 遥忆西湖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小时候,提起人世间至美的地方,父亲总会这样说。那时候的苏杭,于我而言只是薄薄的名字。遥远而陌生的地方,如何与它生发实实在在的情意呢?那时,苏杭在地图上,我用手指摩挲它,在纸上探究与它的距离和行进的方向。从家乡,到南京,然后,往南、往南。地图上排列着一颗颗玉珠子一样的名字:无锡、苏州、上海、杭州———父亲说的天堂。第一次到江南,是个深冬,大西北已然荒芜干坼,但江南,湿漉漉、绿

  • 门前的杏树

    我也算是有個乡间别墅,不是豪宅,没产权,租的,很适合度假。别墅的别,意思是另外,我们说别人,别字,别开生面,都是表示在本尊之外。换句话说,所谓别墅就是生活中第二居所。这只是我的解释,查百度,已有别的定义,更加权威:改善型住宅,在郊区或风景区建造的供休养用的园林住宅。是用来享受生活的居所,是第一居所。普遍认识是,除“居住”这个住宅的基本功能以外,更主要体现生活品质及享用特点的高级住所,现代词义中为独

  • 挺拔之姿

    晋人普遍有好竹之癖,打开魏晋史册,一群生机勃勃我行我素的人就涌了出来,在山阴道上的竹林深处,放浪形骸,快然自足,得大自在。这当然是我三十几岁以后才意识到的。我和魏晋间人相近之處,就是有过比较长的山野生活,与竹相近。常常会站在山顶,看山峦连绵起伏,竹海无际。那时我想着自己的出路,如果能像一竿竹子这般凌空而起那就好了。竹海里纤尘不染,枝叶让天水洗净,摇曳中偶尔闪过阳光的光泽,它们的顶端是最先接触到每一

  • 许以青春,我自繁花

    牡丹心磨人的期末考试,学生煎熬老师也不舒服,不能看书判卷玩手机,不能坐着不能来回踱步,也不能原地伸胳膊拉腿做运动,太过沉闷乏累,欣赏下教室的装饰算是调整呼吸。大多教室挂了鼓励学习之类的印刷字画,“天道酬勤”“梅花香自苦寒来”等等,雅致疏朗;一些班级张贴了各种卡通少年或花草树木图案,只要够着的地方处处飞着蝴蝶、落叶、花瓣,唯恐哪里露出空白,像狂风吹乱,墨迹泼洒,像他们急于放开手脚探索陌生的世界,或者

  • 仰视与鸟瞰

    偶然看到木心先生《即兴判断》一书中对“仰视”的解释:“倒过来的鸟瞰”,我好像遭到电击似的,浑身一悚。以世俗的眼光,一个人,社会地位的低下,经济上的困顿,二者交相压迫,使得精神不知不觉地也“矮人家半截”。本来穷困只是自己的事,但面对名利场的五光十色,多数人自觉或不自觉地采取仰角。往上看去,成功者们的身影,无不巍峨,无不威严。于是成了问题。难道我们的人格,也命定地被工资支票上不可观的数字规限着,只有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