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年 > 成长 > 正文

愿时光不老

2018-10-14 00:07:32 来源:闪酷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到了家门口,发现忘了带钥匙,我抬手敲门5 3 故 事 网。咚咚,咚咚……初时是有节奏地叩门,没人回应。敲门声细密起来,如冷雨敲窗,咚咚咚咚咚,仍没回音,变成了响亮的鼓点,咚——咚——咚——门总算开了,探出一张温良和善的脸,是母亲,皱纹里淌着笑意。
  
  “嗳唷,手都敲疼了。”我怨嗔地说。她腰间扎着围裙,手里掂着锅铲,歉声道:“我在厨房,抽油烟机开着,声音太吵,听不清外面。”我换拖鞋的功夫,她踅身回厨房,小声补充:“累了吧,这就开饭。”
  
  慢慢地,我心里浮起几丝愧疚,尾随她拐进厨房,盛饭,端汤,坐下来吃饭。爱人工作忙,中午很少回家,女儿又住校,只有两个人的午餐,母亲做得很用心。干煽冬笋、清炖鲈鱼、豆腐菌汤,饭菜精致,不凑合,都是我喜欢吃的。
  
  “味道不错!”我边吃边夸赞,眼瞟向母亲,她轻皱着眉,鼻尖上悬几粒汗珠,闪莹莹的,伴着咀嚼一颤一颤。我问她:“腰还痛吗?”半个月前她到市场上买菜,被一辆三轮车碰倒,扭伤了腰。“嗳,人老了呀,经不得磕碰。”她缓缓说道,身子向前俯着,抬手捶了几下腰,侧影有些忧伤。
  
  我低下头去,接着夹饭,心里却如沸水般翻涌起来。母亲已年过古稀,时光在她身上留下深深浅浅的印痕,白了鬓发,弯了腰身。想起春上村树的话:我一直以为人是慢慢变老的,其实不是,人是瞬间变老的。心里忽疼了起来,总以为时间还长,但这么快,母亲就老了。
  
  家中的相册里,留有一张她旧时的照片,个不高,瘦脸,眉眼清亮,穿件蓝底白花衬衫,扎两个黑粗的长辫子,给人的感觉是素朴、爽利、端庄5 5 5 5 5 3 3 3 c c
  
  母亲念过几年书,能写能画,在乡下时干过妇女队长,是个极掐尖要强的人儿。父亲是一名军官,常年在部队,难得回来,母亲家里家外地忙。耕田插秧、担粪浇地、翻修屋舍……她干起活计又快又好,一米五几的瘦小身材,生生把些个男人比矮下去。不强着些,又能怎样。在乡村,家里没个顶梁的人,是会被人轻侮,受到冷落的。
  
  不说别人,奶奶就很少正眼打望过母亲。母亲在旧屋生了我后,奶奶听到别人传信,用毛巾裹几个刚煮熟的鸡蛋,兴冲冲地来看。掀开门帘,听接生的说是女娃,扭身出去,连一个鸡蛋也没留下。奶奶站到院里,甩出几句冷话,石粒子一样飞来,母亲隔窗听到,胸口一阵疼痛。
  
  母亲晕沉沉地躺了一天,翌日醒来,饿得浑身无力,勉强下床,挪到灶间引火烧汤。第三天,她端着一木盆尿布,到河边刷洗,沁凉的水,冰着她的手。待过了满月,她将我哄睡后,用被子挡在床沿,到田间干活。日子一天天熬过,其中的苦楚与悲凉,只有她自己知道。父亲来信问起,她每每回道:家里都好,不必挂念。
  
  奶奶的轻慢态度,不曾减弱母亲对我的爱,她常痴望着我,自语道,有女孩多好,清眉清眼,清水样儿。我的小花衣花裤,是母亲自裁自做,一针一线地缝制,她说女孩要穿爽净些,才像样呢。
  
  到我能跑会跳了,偏又身子孱弱,母亲为了多挣些钱,给我瞧病抓药,还到距家30余里地的矿上拉过煤。天刚透出微微的亮光,她就起床,揣上两个饼子,拉上架子车出发了来自www.55555333.cc。三月的风,欲暖还寒,她拉着车走在乡野小路上。四周漆黑一片,凉凉的露水打湿了裤腿,她却浑然不觉,只一心想着赶路。
  
  到煤矿上时已近中午,装上一车煤,她顾不上歇口气,把绳套挂到颈间,拉上车往回赶。汗浸透了衣衫,走累了,坐在田梗上,掰块饼就口水,攒些力气接着走。走着走着,夜的幕布罩了下来,路过一片荒坟地,母亲不敢停歇,咬紧牙一气拉回家。
  
  进了家,母亲把稀粥煮上,待火舌热烈地舔着锅底时,她这才坐下来,将外衫轻轻褪下,肩上勒出道道血印。
  
  那时我五岁,帮母亲敷抹草药时,听她讲起路上的见闻,好奇地问:“你害怕吗?”她温存地轻抚着我的头,回道:“没顾上想,不知道怕的。”她适才还青郁的脸,被蹿出的火苗映得通红,我有点羡慕起母亲进城,这一天走那么长的路,去那么远的地方。
  
  又过了两年,母亲带着我随军去部队。她到一家绣花厂做活,挣些钱补贴家用,那双握惯了锄头的手,绣起花来同样灵巧。母亲一手握布绷,另一只手捏着绣针,指尖上下翻飞,小半天的功夫,绢布上枝叶摇曳,花绽蝶舞,淌动着浓浓春意。
  
  记得有一回,我放学后去绣花厂找母亲。院子里有棵高大的老杏树,足有十余米高,树上的杏子熟透了,灿黄诱人。我馋得口水流淌,缠着母亲非要摘杏子吃。她仰头望树,迟疑了下,但还是牵着我的手,来到树前。
  
  她双手抱紧树干,脚使劲一蹬,噌噌噌,攀上高大的杏树。她坐在高高的树杈上,手捂胸口稳了会儿神,这才不慌不忙地站起,折了根树枝,左敲一下,右敲一下,杏子“吧嗒,吧嗒”落下。我挎着小篮子,兴冲冲地跑着捡拾,边捡边吃,嚼得两腮泛酸,才肯住口原文www.55555333.cc
  
  多年后的一天,我的一位舅妈从老家来,捎来篮新摘的黄杏。隔着几十年的光阴,回想起往日情景,那一篮子的阳光和欢喜,闪动在记忆里。我跟她说起母亲爬树摘杏的事,她一脸惊诧,摇头说:“不可能呦,你妈有恐高症,再者说了,她的姑娘时上屋顶晾晒粮食,都头晕的。”
  
  我吃惊地望向母亲,想从她的目光里得到求证,母亲深讳地低低一笑,我霎时明白了。难怪逢上重阳节,我陪母亲爬山,到山脚下,她便不肯走了,说:“你往上去,慢着点,我在这儿歇脚,等你。”
  
  母亲洗了杏子,挑个大熟透的,送到屋里给奶奶先尝。爷爷得病去世后,父親便把奶奶接来同住。他后来已从别人口里,知道了奶奶从前的冷漠,心里有些顾虑和担忧。他小心地说起这事,母亲倒爽落得很,一口应下,还劝父亲说都过去了,不能跟老人计较。
  
  原以为她心若一池静水,无澜无惊,却原来啊,只因为她是母亲,便要将所有的怯懦与忧惧,小心地藏起,用爱,为我撑一片馥郁的浓荫,遮蔽俗世的冷风苦雨。
  
  而今纵然老去,她仍不肯闲下来,每日读书读报,操持家事,保持着一份洁净优雅。那目光依旧纯澈、明静,如一汪清潭,仿佛能照见天光云影。
  
  可看着母亲一天天地老去,终究是让人伤感又无奈的事。她早年干活太过使力,无形中种下病根。随着光阴远去,人渐老后,她被各种疾病缠绕着,疼痛如丝如缕,时缓时重,每天要吃一撮一撮的药。很多时候,母亲都隐忍着,一退,再退,疼得实在受不了,长长地唷叹几声。那叹息,一声声敲在我心上。
  
  我的性子一向倔拗,表面上温和沉静,有时却很急躁5_3_故_事_网。那些脱口而出的无心的话,如锐利的刺,一度伤了她的心。母亲用她的坦荡与宽宥,一次次地容让,细润无声的爱感化着我,让我羞愧难安。好比说敲门这件事,明知母亲年岁大了,还那么心急气躁,怎么就不能多点耐心呢?
  
  我独自懊悔着,忽闪跳出个念头,趁涮碗时,扭头对母亲说:“等过些天,我陪你去鲁山,看万亩桃花,拍些艺术照。”以前也给母亲拍过照,但太随意,这回,我想专门为母亲拍一组照片。
  
  艺术这俩字显得庄重了些,母亲很是欣喜不安。为此,她提前去发廊染黑了头发,翻出我买给她的暗红格子绒布衫,熨了又熨,像是去赴宴。
  
  到了周末,我陪着母亲坐车去山里。一到山脚下,到处都是灼灼盛开的桃花,嫣红灿漫,美如云霞,好似置身花海。母亲站到一株株花树前,时而低头,时而仰望,或浅笑伫立,或微闭双眼。我举起相机拍个不停,她笑得眼里开出花来。
  
  我深望着母亲的笑脸,心中自是欢喜,同时,又有些酸楚,母亲的心,是如此容易安慰和满足。恍惚间,仿若时光倒流,我又看到当年的母亲。如果说母爱是一条河流,我多想时光不老,河水逆流而上,母亲永远是年轻的模样,那有多么好!
  
  依稀的时光,恍若梦境,已是回不去了。我惟有祈望能多些时间,牵着母亲的手,陪她慢慢地走。老舍说过:有母亲的人,心里是安定的。在我的心灵深处,母爱的河流静静流淌,水面洒满银白的月光。有了这抹月光,我便不会陷入黑暗之渊,永远内心明亮,平凡的日子,也因此充满了温暖喜气。

编辑推荐:
>>> 复制人生
>>> 爱你,所以才住在你的隔壁
>>> 每个角落都有人正在奋斗
>>> 乡愁在浅秋
>>> 劳动者的姿态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闪酷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写给青春的表白信

    青春:你可好?像李健的一首歌里描述的一样:“多少人曾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在我的心里,你就像落入凡间的天使,拥有着与生俱来的纯洁与美丽。青春,我爱你的张扬。有些人直接将你比喻成潮流、时尚,甚至嘻哈少年,我对此感到无奈与不屑。每个人都可以说爱你,但不是人人都可以说懂你。你个性张扬,是一种放飞自我的豁达,是一种表现自我的勇敢,是一种别开生面的傲气。青春,我爱你的坚持。你是命

  • 女人的武器

    上帝造人以来,便给男人以阳刚,给女人以温柔。不管这个男人多么窝囊,也不管这个女人多么豪放。这似乎是铁律,所以男人喜欢温柔,女人喜欢英雄。男人的力量是上帝给与对付女人的武器,打不过女人的男人似乎很少,即使是被女人打,也不是打不过,而是不能还手罢了。上帝也给了女人一种武器,那就是柔,于是有了以柔克刚。可偏偏有些女人向来爱好以刚克刚,动则大呼小叫,动手动脚。殊不知刚则易折,到最后不是自己吃亏,就是两败俱

  • 精神的微光

    当我把一切弄得井井有条时,我忽然就产生了厌倦,我急于打破这井井有条;而我把生活弄得一团糟时,我又长吁短叹,梦想洁净与优雅。这大抵就是生活的全部真相。推迟一切事物来临的能力,即推迟时间的能力,即慢的能力。老人的动作迟缓是推迟时间的一个隐喻,老人隐藏现实的激情,甚至装作耳聋,迫使你得把想说的再声明一遍。在30岁之前,人们倾向于报虚龄,30岁之后则倾向于报实龄。这都是大脑的旧把戏和关于偷取时间的魔法,企

  • 能成事的人

    1875年8月4日,安徒生在一个商人朋友家里喝完早茶,觉得不舒服,在床上躺下,然后就离开了人世,享年70岁。安徒生在逝世前不久,身体已经非常不好。有一位音乐家对他说:“我要给您专门谱写一首葬礼进行曲。”安徒生说:“我写了一辈子童话,给我送葬的人,多数会是小孩子。所以你写的这首进行曲,节拍最好能够配合小孩子那种细碎的脚步。”看到这个细节,我很震撼。一个人一辈子能做成一件事,一定是因为他精神世界的每一

  • 人也是艺术品

    爱得华·菲舍尔在1983年2月的《圣母杂志》发表了一篇文章,里面讲了一个斐济的麻风病人的故事。那个病人的双手已经扭曲,但他仍然成了一个国际闻名的艺术家。他说:“我把我的病看成是上天赐给的礼物。如果不是因为它,我可能不会有今天的成就。”一位名叫杰泽敏·威斯特的小女孩患了肺结核,她病得很厉害,然而在她短暂的生命中,她苦练写作技巧,创作出了大量的小说。伟大的作家弗兰纳里·奥康纳身患多种疾病,25岁的时候

  • 35故事的页码

    35故事本是一本厚重的书,而岁月却有一双无情的手,很多页面还没来得及打开,就被风吹散,再也寻不回来,消失在茫茫的宇宙中。生命,它脆弱的就像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不堪风雨,需要我们像宝贝一样去珍藏去呵护。生活中,我们总是要面临各种各样的压力,工作业绩、生活条件、教育孩子、父母的身体,甚至房子车子票子,全都会成为压力的源泉。让你焦虑紧张压抑失眠多梦烦恼苦痛。人,总会找各种理由,把自己湮没在忙忙碌碌的生活之

  • 另类告诫

    小溪:如果脑瓜儿能放活络些,也不会走那么多弯路。向日葵:眼睛总是死死盯着一个目标,你注定要错失许多美丽的风景。云:只会盲目跟风,缺少主见的人,要想安稳下来很难!鹤:如果你一生只是站在鸡群里,那你永远都是被崇拜的偶像;可你要是站在天鹅群里,很可能会被当成一只鸡。蜜蜂:面对仇人我们有很多种对抗方式,何必如此草率地就搭上自己的性命呢?仙人掌:即便你有很好的品质和修养,但谁也不愿靠近你,你也只能孤芳自赏了

  • 无端欢喜

    我們一出生就在一个陈旧的世界上,有许多游戏规则要遵守,否则就会出局。怎样活着,永远是活着的课题。人们无所事事的时候会想一想,想不明白的时候就放一边;等无所事事的时候再想一想,一辈子就过去了。年轻时我也想过:要么活得有意义,这个意义就是不断地给自己新的东西;要么死去,反正人迟早是要死的。后来我觉得这个想法完全错误。活着,是整个宇宙最宽泛的东西,所谓的意义和价值充其量就是一条直线,把另外的风景都弃置一

  • 以童话之名

    美国作家马尔德罗写过一本《关于35故事,我需要知道的一切皆来自小金书》。“小金书”是美国一家以出版童书闻名的出版社。世界上很多童书,或曰童话故事,如果究其本来面目,便会发现,真的如馬尔德罗所言。你看,《小王子》压根就是写给成人看的,《皇帝的新衣》分明就是政治寓言,而《格林童话》,它的源头属于黑暗,安吉拉·卡特的《精怪故事集》“不光是给孩子们读的”,就连《卖火柴的小女孩》亦直截了当地说出了35故事悲

  • 心中的一株玫瑰

    一个人种下一株玫瑰,精心为它浇水。慢慢地玫瑰开始发芽,长出了花骨朵。这时他发现玫瑰的枝干上长满了刺,他心想:“美丽的花朵怎能出自带刺的枝干?”这个想法让他失望,并不再为玫瑰浇水。就这样,玫瑰花在就要开放的时候枯萎了。其实。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株玫瑰,而玫瑰却也少不了尖利的刺。我们中的一些人看自己的时候只看见那些刺。也就是自己身上的缺点,他们对此感到失望,并认为自己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于是他们就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