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生活 > 正文

母亲的旗袍

2018-10-21 23:56:44 来源:闪酷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母亲有四件旗袍,那是她的嫁衣5~3~故~事~网。但我只见过它们叠得整整齐齐地放在衣柜里,从没见母亲穿过。因为自我记事始,就见父母欢天喜地地腾房子欢迎解放军住到我们家,不是跟着解放军学唱《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就是扭秧歌打腰鼓;谁见过穿着旗袍扭秧歌打腰鼓和唱《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的吗?
  
  旗袍被当作只有地主、资产阶级家的小姐、太太的奢侈品,被扫进历史垃圾堆里去了。而更多的女人,就是把它们收藏起来了,收藏着干什么?恐怕她们自己也不知道。
  
  其实,母亲和小姐、太太的边儿都沾不着。她在娘家,过得连大户人家的保姆丫头都不如。我的外婆小时候缠足缠残了,她整天窝在床上,真正的举步维艰。残疾的痛苦让外婆变得性情乖戾,继而她又得了严重的胃病。可这不耽误她的生育,她一口气生了八男一女,养活了的就有7个。外公家没有土地,一大家子人挤在几间破房子里,就靠外公在数十里之外的山区当教书匠养活着。
  
  外婆特别重男轻女。我母亲又是家里的老大DcXx。母亲说她自己刚会走路,就开始干活了。随着年龄的增长,她肩上的家务担子也越压越重。直到她18岁婆家催她过门,外婆还死活不想放手。外婆对她的亲家母说,我这女儿是当丫头使唤的,你要娶我女儿去,得还我个丫头。但是这丫头也要像我女儿这般粗活细活全会,也得像我女儿一样不拿工钱!
  
  后来,也不知是谁出面,帮我大舅找了个15岁的童养媳,母亲才得以脱身,嫁到我父亲家里。
  
  我父亲也是个教书匠。但是有爷爷留下的几亩薄地,条件要比外公家好些。父亲卖了地,送了彩礼,所以母亲的嫁妆——一些木器和几件衣服,应该说是我爷爷的土地变换而来的。
  
  母亲的旗袍都很素净,一点也不像我们所见的电影、电视剧中的旗袍那样。演员们追求美,追求回头率和收视率,那些旗袍总是把她们绷得显山显水。母亲是老式女子的老式旗袍,虽然也美,但是宽松实用,她考虑的是干活和以后奶孩子的方便来自55555333.cc。更有一点,老式女人讲究“藏”,她们讲究足不出户、笑不露齿、衣着不露锁骨,她们严格遵循“慢藏诲盗、冶容诲淫”的祖训,总是努力地把敏感部位遮藏起来。
  
  母亲的旗袍有两件是暗格子线呢的,一件是酱红色斜纹哔叽的,都是牢固的面料,可以“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地穿着。唯有一件是墨绿色绸缎绷的棉袍,绸缎的颜色很暗,暗得基本上看不出花样来。
  
  扭秧歌的队伍中,我是最小的,我像一颗小豆子,在长长的队伍前头蹦跶着。扭秧歌必须穿红缎袄,我家没有红缎袄,母亲拿出那件墨绿色的棉袍,拦腰剪断,把上半部改改,就成了我的演出服。虽然颜色幽暗,但映在一片红袄里面,倒也有点“绿叶扶红花”的味道。
  
  秧歌队都是黄昏出去的,一个村庄一个村庄地巡演下来,虽不到午夜,也早不到哪儿去。我瞌睡死了,回家的路上,眼皮打架步履蹒跚,解放军叔叔抱起我,我总是在熟睡中被送回到自己家床上。尽管如此,我还是乐此不疲地每晚出去,然后被抱了回来。
  
  好日子没过几个月,我的父亲因冤案锒铛入狱。母亲带着四个孩子硬撑了一年,让我们尝到了有上顿没下顿的滋味www.55555333.cc。最后母亲咬了咬牙,决定把最大的我寄养到县城我大舅家,让大舅供我上学。
  
  一听到这个主意,我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我虽然还不满7岁,也明白寄人篱下的尴尬,更害怕遭受城里孩子的奚落和白眼。
  
  母亲却行动起来了。她把那件酱红色的旗袍剪开,上边改改,算是给我做了件新衣,那下摆呢,就给我做了个手提式的书包。母亲的女红绝对一流,她手缝的衣物针脚细密,痕迹平整,别人都以为是洋车踩的。母亲裁剪的书包造型别致,前后两片和底部的接缝处,还有两道窄窄的米色镶嵌,这两种色差的配搭,使书包有了特别的效果。书包缝好了,却找不到书包带子。母亲想了想,找出她米色和浅蓝色的两双长筒丝袜,让我拉紧了,她操起剪刀,哧啦啦地纵向剪开。我说,这丝袜好好的,剪掉太可惜了。母亲说,旗袍都不要了,还要丝袜做什么!
  
  剪开的丝袜自己卷成了圆圆的条子推荐www.55555333.cc。母亲把两种颜色的条子挂在蚊帐钩上,让它们垂下。她自己拿住浅蓝色的两头,双手一交叉,把袜条子换了手,也嘱我拿住米色的两头,双手一交叉,把袜条子换了手。就这样,她一下我一下,一条圆圆的、漂亮的十字花的辫子编好了。母亲剪取了适当的长度,分别缝牢在书包上,辫梢自然散开,像四朵怒放的菊花,缀在书包的两面。
  
  “母亲制造”的书包不但不土,还出奇的漂亮!我提着这个书包坐上了去县城的小火轮,引来许多艳羡的目光,人们在啧啧称赞的同时,都问我是哪里买的。我拎着这个书包来到城关最好的小学,虽然我的衣服是旗袍改的,虽然我的布鞋前头打着皮补丁,但我的书包却为我挣足了面子。同学和家长们围观了我的书包,连我那美丽的、洋气十足的班主任也说,钱国丹,你的书包是上海买的吧?我也要托人给我女儿买一个!
  
  三周后我回了一次家,说起书包的遭遇。母亲在屋里徘徊了一会,然后打开衣柜,把两件隐格子的线呢旗袍拿了出来,同样一剪两断,说上半截留着给弟弟妹妹们改衣服,而下半截呢,她又开始缝起了书包,说一个要送给我大舅的女儿——比我小两个月的表妹,一个要送给我班主任的孩子。母亲在灯下赶做书包时,我看到她的眼里有东西一闪一闪的。她发觉我在看她,赶忙把头扭了过去。  

更多推荐:
>>> 不合时宜的旱冰鞋
>>> 那时的爱情很老土
>>> 太早与太迟
>>> 大地树和老鹰
>>> 沈从文“捡漏儿”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闪酷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补漏”的责任

    读罢《船主与漆工》一文,让人眼前顿感一亮。何为亮点,一是,为漆工的“补漏”之举而赞叹。理由是从漆工的“补漏”之中看到了工作主动与责任。原来船主只是让漆工把船上涂一层漆。漆工在给船涂完漆以后,发现船有漏洞,于是顺手将船上的漏洞补上。应该说,这事可做可不做,因为船主没有让他补漏。但漆工还是把船上的漏洞补了。在漆工的眼里,这是举手之劳的事,也没有觉得补漏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但是船主却为之高兴,于是在支付给

  • 追寻灵魂的脚步

    世界在霓虹灯彩,钢铁水泥下,变得越来越光怪陆离。盛世繁华下,我却在很多人的眸子里看到了不安。有谁愿意舍弃功名利禄,追寻灵魂的脚步?又有谁能看清平静湖面下的涌动的暗流?有太多的人在物质世界迷失了方向,看不到真实的自己,听不到灵魂的脚步。有为一台ipad2而卖肾的花样少年,有以“在北京买房”要挟父母的博士生,更有敢大声喧闹,口出狂言“毕业后年薪不过五十万就别来见我”的大学教授。他们被金钱蒙蔽住了内心,

  • 天晴了,我们应该脱去蓑衣

    白蛇,蜕衣,只为蜕变获得重生,羽化而飞的瞬间书写美丽;雄鹰,搏击长空,无所畏惧,悬崖边上的奋力一跃,只为蜕去软弱,成就翱翔天际的王者风采。天晴了,我们应该脱去蓑衣,享受明媚阳光,拥抱35故事精彩。脱去蓑衣,只为精益求精。我国著名的国画大师——吴冠中,这个瘦小的外表平凡的老人,一幅画能拍得天价,然而,殊不知他又三次重画,所有的人都对他的行为目瞪口呆,不可思议,只有他自己心中明了:这样做,只为转变画风

  • 给人心一点希望

    写作是个高雅的工作。对现实中的人和事,不能只是简单地实写,还应当有理性的虚写。虚的东西是什么?我看是理想,是希望,是能让人神思渺远的心灵景现。人类的发展,社会的进步,民族的复兴,包括个人的前途,都离不开理想的引导和推动。理想好比是黑暗中的灯光,黎明前的曙光,一直照耀着人类前行的足迹。写作者是塑造人的精神和灵魂的,其本质是劝善的,是改善人心的。虽说有时会揭露一些丑态的东西,但出发点仍然是善意的。作家

  • 伸出双手拥抱世界

    余秋雨曾说:“像城头飘来的歌,像枝头栖息的鸟,我们迟早都会消失,惟有善与爱,才能永恒。”伸出双手,用你的爱拥抱世界吧!因为有了你,我,他……无数双手的力量,这个世界才绽放出笑容,如嫣婉菊花。“7。23”温甬特大铁路交通事故的阴影还笼罩在人们的心间,然而,小伊伊牵着叔叔走路的照片在网上被转帖,温暖了无数人的心房。我想,温州市公安局特警支队队长邵曳戎该是最安慰的人。若不是他那一双大手,敢违抗上级命令,

  • 感受爱,感恩爱

    都说世界上最珍贵的都是免费的东西,而这些免费的东西又都是看似细如灰尘的东西,所以极易让人忽视它们的存在。鱼儿不能缺水,但就在这最需要的东西里面,它都没有细心去感知水是清澈或浑浊。我们人也是一样,常常忽略身边最不起眼的,最平凡的那些爱。要用心去感受爱,感谢爱。有些爱摆在我们面前,我们却当那是理所当然,完全看不到它对自己有多珍贵。我们学不会感受,学不会感谢,甚至常常抱怨,常常恶语相向。就拿父母的爱来说

  • 爱在战争中流淌

    1943年,维特曼还是德国柏林的一个青春不知愁的少年,刚满16岁。隆隆的炮声和纳粹狂热的宣传攻势,一遍又一遍地催生着他的英雄梦。6月份,他瞒着母亲偷偷加入了“婴儿师”,随即被送到了比利时,接受纳粹的训练。1944年,维特曼终于走向了战场。这一仗他用他的掷弹筒摧毁了加拿大27坦克团的两辆坦克。随着27坦克团的溃败,维特曼尝到了胜利的滋味。他天真地认为,盟军因为溃败会逃之千里,他会在未来的战斗中击毁更

  • 哭泣的昆虫

    一法国作家法布尔的一生,是为昆虫的一生。他活着的时候,饱尝了生活的贫困和来自人世间的歧视与偏见的滋味,而唯一能够给他带来温暖与安慰的,是他所钟情的昆虫世界。当他年老了,行将离开他的昆虫世界的时候,他为自己付出了毕生精力而写下的十卷《昆虫记》,写下了一篇短小的序言。他写道:“阅尽大千世界,自知虫类是其中最多姿多彩的一群,即使能让我最后再获得些许气力,甚至可能再获得几次长寿35故事,我也做不到彻底认清

  • 名流与名士

    名流与名士貌似相同相近,其实相距很远,因所取35故事姿态的不同,实际上展现着两种完全不同的35故事境界。“名流”是指正在流行着的社会各界的名人群,而“名士”专指那些已在社会上出名但隐而未仕未出者。名流往往以“名”为“实”、为本钱,常常抛头露面,混迹于社会各种官方的大众场合,参加种种社会活动,一次又一次发言讲话,乐此不疲。这样做的目的是博取更大的名声和利益。其处世姿态又媚俗又积极。名士呢,则以名为“

  • 一叶知秋

    总喜欢“有情芍药含春泪,无力蔷薇卧晓枝”的春天,总盼望“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夏季,也欣赏“六出飞花入户时,坐看青竹变琼枝”的冬日,然而最爱的还是那“芙蓉露下落,杨柳月中疏”的秋天。秋叶秋天,是“黄叶舞秋风”的时节,然而最能代表秋的是秋叶。虽然它没有春花之烂漫,夏阳之炽热,冬枝之傲雪,但它是秋的精灵,接受了神圣的使命,它们纷纷离枝,但并非是畏惧寒风的凛冽啊!它们在风中轻扬着,悠悠地坠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