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人生 > 正文

生活从不潦草

2018-10-29 00:05:19 来源:闪酷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继续和你说说我的同事——作家贾行家的那本书《潦草》www.55555333.cc。其中有一段,写了一个非常小的铺子,之前在那儿做生意的都倒闭了。
  
  有一天,来了一对小夫妻在那儿卖馒头5.3.故.事.网。就一张红纸贴在门口,写了店名。一口电蒸锅,一天也蒸不出几屉馒头推荐55555333.cc。邻居们都替他俩发愁:這日子可咋过呢?
  
  哎,过了几个月,买的人越来越多,红纸上又添了几个字,以后还卖花卷、糖三角和发糕。
  
  又过了几个月,又添了煮黏苞米、自制大酱、咸鸭蛋和咸菜5_5_5_5_5_3_3_3_c_c
  
  又过了几个月,小伙子叮叮当当敲了一辆推车,要推出去在大街上卖了。
  
  贾行家在这儿写了一句话,说这家人“就像雨后抖动的一株草”5+3+故+事+网。我看了这一二百字的文章,有一种莫名的感动。
  
  太平时节,哪有什么35故事绝境?社会的每个角落里,你都看得到自暴自弃,也看得到生命力55555333.cc

系统推荐:
>>> 慵是格调,懒是情怀
>>> 连狗的目光都变了
>>> 农夫与蛇
>>> 地球十大异常现象
>>> 他也不知道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闪酷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怕死的日本人

    我决定要在东京继续工作几年的时候,打算租一套称心的房子。那时有朋友刚好有套房子,商量着便宜点租给我。我去看房的时候立刻被征服,从小生长于内陆的我对窗外的蔚蓝海景一见钟情。几乎就要敲定此事时,无意间和日本同事提起,结果他们如临大敌,连声嚷嚷说可不能住到海边,万一地震引发海啸可怎么办。那是我第一次听说地震并不可怕,但是人们对海啸无力抵抗。日本人都会尽量避免住在海边,但我对此不置可否。我觉得海啸是小概率

  • 少了你或许只剩空虚

    少了你或許只剩空虚——少了你移动如一朵蓝色的花,切割正午,少了你在午后穿行过雾色和那些砖,少了你手中握着的光——它的金黄他人或许看不见,也或许没有人知道它在成长,如玫瑰鲜红的出身。总之,少了你在身边,少了你突然,令人振奋地,前来探知我的生活,玫瑰的阵风,风的小麦:从那时起我因你而存在,从那时起你存在,我存在,我们存在,因为爱,我和你和我们将永远存在。

  • 直到“寂静”收去了我的影子

    寂静,寂寞而安静。从小,对于寂静我就有一种说不出的迷恋,尤其是独处的时候。寂静虽然无声,可是就在那一刻,我却听见了天地间绝无仅有的那种“无声之音”。那声音犹如用大提琴在暗光中悠悠独奏,或是人在山谷里静静清唱那样湛然、单纯。我喜爱聆听大自然的寂静,看着寂静在大自然中无声移动的模样。是的,寂静是会移动的。我站立在山头眺望,山脚下向四面八方延伸出去,一塊接一块的绿油油的水稻田,让人看得恍然出神。突然,眼

  • 生活和小说

    罗素先生曾说,从一个假的前提出发,什么都能够推论出来,照我看这就是小说的实质。不管怎么说,小说里可以虚构。这就是说,在一本小说里,不管你看到什么千奇百怪的事,都不应该诧异,更不該指责作者违背了真实的原则,因为小说就是假的呀。据说罗素提出这一命题时,遭到了好多人的诘难。我对逻辑知道得不多,但我是罗素先生热烈的拥护者。这是因为除了写小说,我还有其他的生活经验。比方说,做几何题。做题时,有时你会发现各种

  • 给我风景的人

    给我风景的人落雪了。我穿上自立为我织的红毛衣,觉得好暖。几年前,自立去了南国。打电话告诉我说:真逗哇————这里的知了“口音”都跟咱家的不一样,居然拿粤语来叫呢!我在电话这边笑翻了,她却全然不顾,竟慢条斯理地对我学起了那里知了可笑的叫声。我笑得一塌糊涂。我家先生揶揄我说:喂,别笑死。自立是我的契友。一个能带给人欢乐的女子。那时,我到她住的建国路去找她,常喜欢在路上买两块烤白薯。见到她时,隆重地递一

  • 春天的歌谣

    清明时节,细雨纷落,万物复苏,坚守一冬的井冈山,乍然开放出一条十里长廊的花海,那是杜鹃花,井冈山人叫它映山红。远远望去,像一道五彩霞光,映红了整个山谷。井冈山是革命的摇篮,因而人们总能把映山红同这座英雄山结合起来。正看得出奇,耳畔真的响起了一阵歌声:“夜半三更哎盼天明,寒冬腊月盼春风。若要盼得红军来,岭上开遍映山红……”扭头看,唱歌的是一个红妆少女,与她结伴的是一个潇洒后生,一看就是外地的游客。我

  • “补漏”的责任

    读罢《船主与漆工》一文,让人眼前顿感一亮。何为亮点,一是,为漆工的“补漏”之举而赞叹。理由是从漆工的“补漏”之中看到了工作主动与责任。原来船主只是让漆工把船上涂一层漆。漆工在给船涂完漆以后,发现船有漏洞,于是顺手将船上的漏洞补上。应该说,这事可做可不做,因为船主没有让他补漏。但漆工还是把船上的漏洞补了。在漆工的眼里,这是举手之劳的事,也没有觉得补漏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但是船主却为之高兴,于是在支付给

  • 追寻灵魂的脚步

    世界在霓虹灯彩,钢铁水泥下,变得越来越光怪陆离。盛世繁华下,我却在很多人的眸子里看到了不安。有谁愿意舍弃功名利禄,追寻灵魂的脚步?又有谁能看清平静湖面下的涌动的暗流?有太多的人在物质世界迷失了方向,看不到真实的自己,听不到灵魂的脚步。有为一台ipad2而卖肾的花样少年,有以“在北京买房”要挟父母的博士生,更有敢大声喧闹,口出狂言“毕业后年薪不过五十万就别来见我”的大学教授。他们被金钱蒙蔽住了内心,

  • 天晴了,我们应该脱去蓑衣

    白蛇,蜕衣,只为蜕变获得重生,羽化而飞的瞬间书写美丽;雄鹰,搏击长空,无所畏惧,悬崖边上的奋力一跃,只为蜕去软弱,成就翱翔天际的王者风采。天晴了,我们应该脱去蓑衣,享受明媚阳光,拥抱35故事精彩。脱去蓑衣,只为精益求精。我国著名的国画大师——吴冠中,这个瘦小的外表平凡的老人,一幅画能拍得天价,然而,殊不知他又三次重画,所有的人都对他的行为目瞪口呆,不可思议,只有他自己心中明了:这样做,只为转变画风

  • 给人心一点希望

    写作是个高雅的工作。对现实中的人和事,不能只是简单地实写,还应当有理性的虚写。虚的东西是什么?我看是理想,是希望,是能让人神思渺远的心灵景现。人类的发展,社会的进步,民族的复兴,包括个人的前途,都离不开理想的引导和推动。理想好比是黑暗中的灯光,黎明前的曙光,一直照耀着人类前行的足迹。写作者是塑造人的精神和灵魂的,其本质是劝善的,是改善人心的。虽说有时会揭露一些丑态的东西,但出发点仍然是善意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