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意林 > 生活锦囊 > 正文

失眠是对回笼觉的报复

2019-07-25 23:52:48 来源:闪酷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失眠是对回笼觉的报复来源www.55555333.cc

  我不是懒,我只是缺驱动程序。

  你又没有医师资格证,凭什么说我神经病?

  老师,如果你再无视下课铃声,我们就要无视上课铃声了。

  都说字如其人,我看了病历本,不敢想象医生的样子5+5+5+5+5+3+3+3+c+c

  人们都说在喜欢的人面前智商会变低——难道我爱上作业了?

  此情可待成追忆,就是心里过不去。

  曾经以为自己从小爱看书,现在想想——其实不过是因为那时候没有手机。

  我做人的原则和底线可以用四个字概括——不能饿着!

  我故意努力学习,故意勤奋工作,故意节俭生活,但绝对没有故意买不起房闪酷文学网

  小时候,我梦想当一名科学家,或者教育家,这个家那个家,长大后我才发现,成个家都那么难!

  有什么比从厕所出来后打了一个饱嗝还尴尬的?

  某日我在街上遇见一个许久不见的老同学,他说换了新单位。我问他待遇怎么样,他说:“工资用都用不完。”惊得我目瞪口呆原文www.55555333.cc。他接着说:“工资卡上总有几块零钱取不出来……”

  如果一个人哪都不想去,也不想和谁玩,看谁都烦——他不是生病了,就是没钱了!

  别找生活的答案了,要知道生活经常换问题的。

  手机一没电,我整个人就自动关机。

  成事不足挂齿,败事年年有余来源www.55555333.cc

  虽然考试已经过去好久了,但是我还是想说:“这次我靠的不是实力,也不是视力,靠的是想象力!”

  本想这次期末考试我可以咸鱼翻身的,结果没想到又黏锅了。

  最近看到一句话:“胖是一会儿的事,而丑是一辈子的事。”我很欣喜,就算我减肥成功又能怎么样呢?果断开吃!

  人们需要马桶精神,按一下,什么都干净了原文www.55555333.cc

  眉毛上的汗水,眉毛下的泪水,你总得选一样。

  你知道自己有多恶心吗?当你妈妈第一次感觉到你的存在时——她吐了!

  充话费送手机的年代已经过时了,加油送汽车的年代怎么还没来临?

  都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我早早地起来,却发现自己是条虫……

  中分看鼻子,齐刘海看脸型,斜刘海看气质,无刘海看五官……我?适合蒙面!

小编推荐:
>>> 美国大地上的中国英雄
>>> 成就李嘉诚的一道工夫茶
>>> 勇于自责的荷兰人
>>> 河狸自保
>>> 所谓素质,不过是细节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闪酷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最远的同桌

    你叫戴小墨。你油墨的水迹总是晕染了作业本那一方天地。你总是很糊涂,那次在班主任的英语课上竟然连英语书都忘了带,你焦急不安地打开书包把所有东西都倒了出来,却始终不见那本英语书。在下一刻你将狂抓头发,打算狠狠揍自己一顿时,作为同桌的我递上了自己的书。你受宠若惊地收下了,笑着说:“谢谢,你真好。”戴小墨,你每天都在嘟囔着说自己胖,手臂比人家小腿都粗。我多么想跟你说,其实瘦的女子抱

  • 那夜的雨水即是我的河流

    那夜的雨水即是我的河流。十三年来我曳尾其中,所见只有猩红的大嘴和森森的长牙。我曾经血流满身、皮开肉绽,终于生出了一身鳞甲。这河中别无营养,我以淤泥为食,以漩涡为家,久而久之,每一个鳞片都变成了刀。——慕容雪村《原谅我红尘颠倒》我就像瞧不起这个仗势欺人的世界一样,瞧不起你。这个世界把我搞得狼狈不堪,可是我心里总有一个柔软的地方,心疼着它的短处。所以我还是爱这个让我失望透顶的世

  • 老师的礼物,成全了我14岁的一场单恋

    上天有时候会给我们一些礼物,有可能是和颜悦色地给,有可能是风驰电掣地给,有时候是快乐的,有时候是痛苦的。怎么给不要紧,要紧的是你要发现礼物,还要尽力接到礼物,打开礼物。“喜欢上一个人”,发生在14岁,还是被禁止的。忽然之间,我有很多事要忙,忙着忧郁,同时忙着掩饰忧郁。就在这心事重重、无法自处的阶段,班主任杨震宇老师一个特殊的作文训练,制造了一个情绪的出口,延缓了我的内伤。那

  • 一块文学的红薯和少年的眼泪

    我处的年代阅读物匮乏,少年时代能读到的文学书籍种类不多,书店柜台上摆放的一律是《艳阳天》《金光大道》《毛泽东选集》《太行志》《西沙儿女》。每次我上学放学穿过小镇西头那一个书店,看到柜台里一年四季摆放的那几种书,拿出来翻翻,再让那位卷发的售货员放进里面去。相对课本而言,我们把连环画叫“画本”,把那些长篇小说叫“大本书”。父亲一直不喜欢我看这些&ldqu

  • 如果你从未体会过顿悟的美

    我的一个朋友,小学一二年级时数学成绩一直很差,因为她完全搞不懂加法是什么意思。一天,她走在街上,看着街上的两个物品,她回忆说,当时觉得像是闪过一道白光,突然间明白了:哦,加法,不就是两个数加在一起吗?就像这两个物品加在一起。明白这一点后,她的数学成绩一下子出现了飞跃。这种明白,心理学上称之为“顿悟”,是一个人自己对某种事物之规律的一种发现。顿悟意味着一个人真正领会了,这是真

  • 一路玩来是成长

    东子认真地说:“我女儿上学是来玩的!”东子的话激怒了老师……不久前,著名教育学家、心理专家东子的新书《没什么不可以》出版。在新书发布会上,有记者问东子:“您如何评价自己的这部作品?”东子自信地回答:“这是我很满意的一本书。”“那么,您最满意的是哪部作品呢?”“我最满意的作品是我的女儿。&rd

  • 偷钱记

    大约是年岁渐长才终于发现,欲望之所以甜美,也许正是因为它永远不会被填满吧。我生平最讨厌那种“中西合璧”、不伦不类的教育方式。在我还是个小学生的时候,我妈曾经一拍脑门,决定要像个“西方家长”一样培养我的金钱观。具体表现在她决定把我的零用钱断掉,如果我想要零用钱,就要像西方小孩一样自己赚。拖一次地5毛钱,冲一次豆奶1毛钱,倒一次垃圾2毛钱……每天记录,按

  • 感谢青春里那些艰难的时刻

    朋友问我最近一次哭是什么时候。我能想起来的有两次。一次是中秋假期结束后回青岛,火车一路晚点,原本八点就该抵达却硬生生地拖到了十点半。行李太多太重却打不着出租车,我在荒芜的夜色里走了很久才上了一辆公交车,下车后还要走半个小时才能到家。小路上空无一人,手掌被勒得生疼,满身汗水。两只手都提着东西,以至于天空突降骤雨时,根本腾不出手来打伞。爸爸发短信问我到了没有,我停下来回短信:“早就到了,都

  • 一路上我们都没说话

    我十三岁那年,跟人打架,被学校劝退。班主任叫来了我爸,让我爸带我回去反省几天。当时家里穷,也没有多余的钱给老师包红包,我爸就真的把我领了回去。第二天,我爸就带着我跟他去工地,搬砖。他说,搬一天,算一天的工钱。我爸是瓦匠,在我的记忆里,他每天傍晚回来,身上全是水泥,于是我对水泥味有天生的反感。但我听说有钱拿,还是答应了。我爸上班的地方在县城,我坐在我爸摩托车的后座上,手里提着装着铲子、吊锤的灰桶,六

  • 书桌上的“堡垒”

    在我們的教室里,在很多人的书桌上,都有一条神奇的“线”。这条线是两张拼在一起的书桌自然形成的线,也因此常被用来当做同桌之间的分界线。平时,谁也不能让自己的胳膊肘或是脏橡皮超过这条线,否则就会被对方说:“喂,你超线了。”与此同时,也一定会有两堆厚厚的书紧紧贴着这条分界线,被并排着放在两张书桌之上。这两堆书就像是分界线旁的堡垒,界线两边的人齐心协力用它抵